咕咚网

深圳大型塑胶制品厂,深圳创意展示制品厂,东莞市万江伟业纸制品厂,东莞宇通塑胶电子制品厂

发布时间:2019-11-19 04:11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第201章不给他医治 “今晚,定王府的所有人都睡着了,你去吧!免得侍卫醒了,浪费我的一番苦心。” 宇文景瑞走后,宇文天清咬咬牙,跟在后面也出了小院,辩认了一下方向就往前院去了。对于东方铎的住处,她很熟悉,在他没遇刺前,十天里最少有五天两人会同床共枕。 到了前院,随处可见地上躺着的侍卫。她惊叫一声,还以为人都死了,好在她也算是上过战场的,僵着身子探了探鼻息,发现人还有气。 一路走来,宇文天清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胆颤心惊的提着裙子,绕过地上昏迷不醒的侍卫,终于进了东方铎的寝房。 东方铎赤着上身,心口处缠着一圈厚厚的白布。她摸到桌边掌上灯。为了给自己仗胆,颤抖的叫了几声王爷,这才慢慢来到床前。 犹豫再三,还是拿出宇文景瑞给的药丸,用水化了,灌到东方铎嘴里。看着他消瘦了很多的脸庞,心疼的直掉眼泪。哭着哭着,更加嘶心裂肺起来,“王爷,王爷,你醒醒啊!我是长乐,我是你的长乐啊!”等她终于哭累了,伏在床边睡了过去。 天亮时,有侍卫进来,一眼看到睡在王爷床上的女人,大叫一声,“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赶紧回后院去。” 被惊醒的宇文天清不舍的看着东方铎,商量道,“让我留下来照顾王爷吧!行不行?我好担心……” “不行,哭什么哭,赶紧走。”侍卫最烦这些后院的女人,有的仗着定王宠爱,蛮不讲理,有的就只会哭哭啼啼,凭白惹人烦。 宇文天清低头去看东方铎,一滴泪不小心掉下来,正落到他脸上。他忽然发出低微的声音,“长乐,别走,长乐……。” 看着他忽然睁开的双眼,侍卫赶紧冲过来,“王爷,你醒了?” 东方铎一眼看到眼睛肿成桃子的宇文天清,轻声道,“长乐,别哭。”这一劝,宇文天清哭得更加大声,几乎是嚎啕大哭。 侍卫很快把太医叫进来,太医诊脉之后,又检查了伤处,发现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惊讶之余更加疑惑,“王爷,你的伤势已经明显好转,臣斗胆,想问问王爷可是服了什么疗伤圣药?” “本王的伤不是你们医的?” “臣等无能。”太医赶紧跪下,“在他们看来,定王已是将死之人,怎么过了一晚上,突然就起死回生了。 东方铎见宇文天清低着头已经止了哭声,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心虚。他将太医赶出去,又对侍卫道,“你也下去,派人往宫里给父皇传信,就说本王醒了,请他不要担心。” 待人都退下后,他拉过宇文天清,“长乐,那药是谁给你的?” 宇文天清吓得一抖,就要下跪,其实心里一直在捉摸着怎么说才好。既然宇文景瑞给的是好药,那她就得抓住这次机会。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名侍卫押着一名女子进来,“王爷,就是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在院子里点了致人昏迷的熏香,才使得大家疏于防范,让人闯进王爷房里。属下有罪,请王爷责罚。 地上的女人,宇文天香见过,因为嫉妒她得了东方铎的宠,还去她的院子闹过一次。 东方铎冷冰冰的看着女子,“你为何要将全府侍卫迷倒?” “王爷,妾只是想偷偷过来看看王爷,没想到,一时不慎,连自己也迷倒了。王爷,妾真的没有害人之意。” “拉下去,找个地方发落了。”东方铎昏迷了这些天,身子很虚,手刚一抬起来就无力的放下。 宇文天清赶紧道,“王爷,长乐先去厨房给王爷熬碗粥,一会就回来。” “不用你去。”东方铎一个冷眼,侍卫马上将地上的女子拖走。听着女子哭天喊地的叫声,宇文天清抱起了双臂,如果有一天,她的命运是不是还不如这个女人? “长乐,你在怕什么?现在人都走了,你可以告诉我,药是谁给你的了?”他笃定面前的女子拿不出那么好的药。 宇文天清眼圈一红,委屈的道,“长乐也不知道是谁,我本来在房里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拎到了这里,那人一身黑衣,蒙着脸,塞给我一颗药丸,说是可以救王爷。我哪里肯信他,他便逼着我给王爷喂下去。”她一边说一边掉眼泪,“长乐已经想过,如果王爷有个万一,长乐绝不独活,哪怕是死,我也要陪着王爷。” 东方铎眼中的冷意慢慢散去,他觉得一定是老天在补偿她,把长乐又给他送回来了。 炙王府。 自从大长老来了之后,就和素如一彻底霸占了天寂阁。如果不是有暗卫守着,估计他都住到轩辕炙房里了。 楚倾瑶再三叮嘱七绝,一定要守好王爷的房间和书房,其他的房间让大长老随便住。大长老因为讨药未果,心里对天琼更加不满。对素如一道,“如一小姐,眼下炙王不在京里,正是公布禁药令的大好时机。” 素如一之所以一直压着禁药令,就是不想和轩辕炙的关系弄得更僵。她心里一直奢望着,他会回心转意,会舍了楚倾瑶选择她。 就是这一丝幻想,让她无法狠下心来。可她也知道,轩辕炙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就算被逼上绝境怕是也不会妥协。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她该怎么去面对他? “禁药令的事,我自有打算。”她语气中带着不容商议。大长老心内不悦,也知再劝无用。 不过他还是不甘的道,“炙王都不在府上了,我们还留在这干什么?炙王的脾气,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你越是主动他就越是不屑。” 素如一知他是说给自己听的,便将自己和楚倾瑶签下的赌约拿出来,以此为借口,说自己最少还要在王府住满一年。 大长老气恼的道,“一张纸而已,如一小姐又何必当真?你的身份甩那个女人几条街,用不着跟她客气。” “可我想凭实力,赢得他的心。”素如一说得痛苦。她从小被父亲宠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独独得不到所爱之人,这种落差让她如何甘心!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由我亲自出手去把楚倾瑶杀了。”大长老已经站了起来,“没了那女人挡路,如一小姐所求的自然水到渠成。” “你给我站住。”素如一赶紧叫住他,“就算要杀楚倾瑶,也是我亲自动手。”如果真到了非杀不可的地步,她绝不假手于人。 大长老的眼睛里闪着阴冷的光,失望的道,“如一小姐,我替你不值。” 素如一盯着他的后背,“大长老,你逾越了。值不值,只有我最有资格评论。只要我喜欢,便没有不值。” 大长老怒气冲冲的走了,想找个地方发泄胸口的闷气,刚一出天寂阁,就看到一名小太监快步走进来。 “站住,干什么的?”他喝住那人。 小太监来前已经得了吩咐,知道此人是医门大长老,一点也不敢怠慢,弯腰行了个九十度的大礼,“见过大长老,小的是宫中太后身前的人,来炙王府是有事相求于大长老。” 大长老冷着脸,不悦的道,“什么事?” “是太后听说大长老来了,可以替如一小姐解毒。让小的过来替她问问既然大长老用不上炙王妃,能不能让她进宫去看看皇上。皇上的腰要是再不医,怕是废了。”小太监边说边观察大长老,见他一直冷着脸没表情,只好硬着头皮把话说完。 大长老已经听说天琼皇上的腰是被昆仑卫踹的,冷哼一声,抬眼就看到楚倾瑶带着七绝到了近前。 故意大声道,“那是他嘴欠的代价,哪个要是敢给他医治,我医门第一个不饶她。” 楚倾瑶听完,笑呵呵的道,“既然大长老有命,我岂敢不从。”又看向太监道,“大长老的话你都听清了?” “听清了,可是……” 楚倾瑶一挥手,“没有可是,回去如实向太后禀报。是皇上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本王妃也是有心无力。” “还不滚?”七绝见小太监不死心,便直接赶人。 小太监无法,只好回宫复命。 大长老见楚倾瑶笑嘻嘻的立在那,那笑怎么都觉得碍眼,没好气的道,“炙王妃,你敢利用本长老,胆子倒是不小。” 楚倾瑶心说,我利用都利用了,自然是有胆。 嘴上却道,“大长老说的是哪里话?敢辱骂昆仑境,就算死罪可免,也是活罪难逃。没有大长老的命令,本王妃就算进宫去,在能医的情况下也是不能医。” 这句话说得大长老爱听,神色缓了缓,“你倒是会说话。” “大长老,虽然我们所处的身份地位不同,但我们炙王府也和所有人一样,视医门为领袖,永远紧跟医门的脚步。” 被楚倾瑶忽悠了几句,大长老的心情好多了。明知道炙王妃是在说瞎话,可他依然觉得很受用。迈步往前走的时候,提醒了一句,“如一小姐心情不好,你还是别进去了。” “多谢大长老。”楚倾瑶感激一笑,快步离去。 其实她是听说宫里来人了,才赶过来的,素如一心情好不好关她屁事。她的容忍也是有条件的,要不是想拖着她延缓发布禁药令,她才没心情和她立什么赌约。快看"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606章夜探屯兵镇 对于他的回答,楚倾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如果连这个都考虑不到,那他也就不是轩辕炙了。 她道,“我们出发后,你先一步赶去边关吧!” “阿楚,我们一起走。只需在路上攻下一座关卡,将那里的首将拿下,然后打着他的名义继续往边关走就行了。再过五天,暗军就会与赤罗国开战。”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三万人会不会少了点?万一有危险怎么办?”楚倾瑶有些担忧那三万人。 “没事,三万暗军的后方就是镇守边关的许烈,自从上次一役,我就把他留在了这边。” 听说后方有许烈,楚倾瑶也就安心了。就算三万暗军顶不住,也有后援。 赤罗国,太子府。 童芜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就像整张脸上蜿蜒着一只丑陋的蜈蚣。而他宽大衣衫下面断掉的肋骨,还没接好。只见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北宫夙还。 “太子,你真不打算发兵天琼?那里可是八万大军啊!” “童堂主,我能怎么办?我现在的状况你也清楚,北宫夙愿步步紧逼,父皇那里又对我意见很大,本宫想要保住这个太子之位,就容不得一丝的错处。”北宫夙还阴着脸。 自从他被轩辕炙放回来后,就处处受到限制。原本站到他这边支持他的大臣,已经倒向了北宫夙愿,还有父皇,更是处处找茬,似乎废掉他只是早晚的事。 他不想认命,哪怕是死,也要在死前垂死挣扎一番。要不然,他不甘心! “北宫子鸢死后,军符一定落到了楚瑾儿手上,而她又和楚倾瑶走得那么近,一定把军符给她了。就算太子不出兵,也应该派人去炙王府,把她捉过来。到时候只要有八万大军在手,何愁大事不成!”隔着衣衫,童芜都能闻到自己身上血肉的腐烂味。 他比任何人都着急,只想说动北宫夙还立刻发兵。 “可本宫一动,立刻就会陷入被动,若是被父皇抓住把柄,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你那是害我,你知不知道?童芜,我的事情你能不能别管了?”北宫夙还怒吼着。 他觉得自己在做困兽之斗,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 “想要什么,就要自己去争取!像个窝囊废一样在这里痛苦,是能保住你的太子之位,还是能让你坐上皇位?北宫夙还,成大事者就要心狠。” 北宫夙还颤抖了一下,眼中带着惊恐,“你是什么意思?” “想坐稳太子之位,想成为人上人,就要心狠手辣,斩尽杀绝。”童芜盯着他,如同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 北宫夙还面色苍白,无力的坐在那里,半晌才道,“本宫不懂你在说什么,童堂主,本宫乏了,想要歇息一下。” 童芜忍着心里的愤怒,一阵风似的走了。 回到厢房,他掀开衣襟把肋骨上包扎的布条解开,露出里面发黑发臭的伤口,狠狠的攥起了拳头,“楚倾瑶,总有一日,我要让你匍匐在我的身下……” 暗国公从外面进来,一进屋就皱起了鼻子,“你身上的毒还没解?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自己都救不了?” “少在那说风凉话,我解不了没关系,只要楚倾瑶能解就行。” “童芜,你别做梦了,那个女人有多心狠,你也不是没见识过。还是抓紧时间把解药配出来,先把骨头接上再说。”似乎看到童芜如此凄惨,暗国公还有几分高兴。 说来也是,如果不是童芜非要把他牵扯进来,他还在玖月国做他的地下皇帝。哪能像现在这样,如同丧家之犬,连屋都不敢出。 每当他想起爱子秋横,更是心如刀绞,这一切都是因为童芜! “我要是能配出来,还用等到现在吗?”童芜恼怒。不过他很快就计上心来,对着暗国公道,“你也别笑话我,你的儿子还在别人手里呢!说不上哪一刻就会人头落地。” 暗国公阴冷的眸子带着滔天的恨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童芜,你说这些有意思吗?要不是你非要把我拉进泥潭,我的横儿又怎么会身陷囫囵,你还有脸提?” 童芜觉得心里舒服多了,“我倒是有一计,只要你依计行事,既可以救出你的横儿,又能解了我中的毒。” “你到是说说。”暗国公不满他故意卖关子,又无可奈何。 童芜道,“你去把秋韵竹骗出来,然后让无双拿秋横来换。到时,你再借机擒下无双,用他来逼楚倾瑶交出解药。” 暗国公眨动了一下眼睛,冷笑道,“的确是个好主意,你在这里等我,我现在就找人去把秋韵竹那个死丫头骗出来。” “你不亲自去?”童芜问。 “我不想活了,才会亲自去。” “原来暗国公对自己儿子的爱也不过如此。我想这事如果放在其他父亲身上,早就杀回去救人了。” “简直愚不可及!我回去要是能解决问题,何必还在这里干着急?”暗国公一脸鄙视,在他看来,童芜就是希望他早点回去送死。 不过他没时间和他计较,他刚才出的主意倒是极好,他转身出去,急着去布置。可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秋横一定要救,但童芜的毒,解不解真跟他没多大关系。 当楚倾瑶他们带着大军走出深山老林时,有一些将士,竟然激动的哭了。他们以为这辈子,他们就是杀戮的机器。 终日在山林里训练,只为了等长公主一声令下,便奔赴边关。他们这一生,只活在两个地方,暗无天日的山林,和杀红眼的战场。 楚倾瑶放慢了行军速度,因为走得太快,到了有人烟的地方,立刻就会被人注意到。他们要等暗军那边打起来,替他们转移掉注意力。 五日后,他们即将路过一座小镇。 在前面押运粮草的修夜,回来寻问是否绕路。正好黄万和催马从后方过来,“主帅,前面就是屯兵镇,据说里面有五万大军留守。” “知道守镇之人是哪一个将军吗?”轩辕炙问。 “是白汲将军。”黄万和道。楚倾瑶见他脸色不太好,问道,“这里不是边关,怎么会有大军驻扎?” “以前属下或许不知,但现在懂了。”黄万和哀叹一声。真是可怜了长公主,一心一意扶皇上登基,没想到却一直被皇上忌惮。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五万人就是监视着他们这八万人的。北宫子都也知道自己没有军符,调动不了他们,便想将他们困在这里。 总有一天,他们会老死在山林里,到时候就真的没威胁了。 楚倾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看来真是天助他们。她看向轩辕炙,“要拿下白汲?” “嗯,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扮成屯兵镇的守兵,大摇大摆的走回天琼。”轩辕炙道,“白汲交给我,你们在此待命。” “不行,我跟你去。”镇上可是五万大军,轩辕炙孤身一人,楚倾瑶如何能放心。 “阿楚,相信我。” “主帅,我可以跟着一起去。”黄万和道。 “那你跟来吧!”知道屯兵镇的含义,轩辕炙便打算带上黄万和。一是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功夫,杀一杀他的威风。二是借些机会,让他彻底与北宫子都对立。 看着两道人影离开,楚倾瑶道,“大军原地休息,等侯他们归来。” 轩辕炙和黄万和到了顿兵镇外,就被人拿着长枪拦下,“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只是路过的,麻烦放行一下。”轩辕炙道。 守卫看了一眼两人身后的路,冷笑不止,“我看你们是从深山老林逃出来的吧?皇上有令,连只苍蝇都不能放出去。想活命的话,就赶紧滚回去。” 黄万和愤怒的看着两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一辈子都不让我们出去了?” “我们只是奉命令行事,要是再啰嗦,就一枪刺死你。”守卫在这里已经呆了两年,想家里的媳妇都要想疯了。所以他对林子里的那八万大军可是恨之入骨,如果没有他们,他早就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黄万和气得脸色铁青,“我们可是长公主的直系部队,你就不怕掉脑袋吗?” 守卫大笑起来,他早就知道长公主身死的消息。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大胆。他笑够了才道, “那你就等着长公主来为你主持公道吧!” 不等黄万和说话,轩辕炙已经把他拉走。直到两人走出守护的视线,他才道,“今晚,我们夜探屯兵镇。守卫那么嚣张,定是知道长公主不在了。” 黄万和一脸悲伤,他们什么也没做,还是被皇上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难道就因为他们的主帅曾经是长公主吗?可皇上为何就不想一想,当年若是没有长公主,他还能顺利坐上皇位吗? 人啊!果然都是自私的! 特别是皇家,更是无情无义,过河拆桥。他为长公主叹息,真的好不值! 天黑之后,两人从小镇的高墙上跃了进去。可能是守将的疏忽,镇上的防守很松懈。他们轻易的就找到了主帅白汲的住处。FL"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111章珂雪与清逸 只是这姑娘的眼神好像很熟悉,可他们明明没见过。他忽然开口,“姑娘,本王劝你一句,最好别跟这种人回去,他配不上你。” 楚倾瑶一愣,推开无双公子,把脸扭到一旁。 轩辕炙不会因为这些没意义的事耽误自己的时间,他收回目光火速进宫。 昨晚,他就收到消息说,玖月国大皇子进京了。可官方并没有接到通知,所以他急着进宫找皇上商议。 等他一走,楚倾瑶就看向无双公子,“你跟踪我?”无双公子能及时替她解围,必定是在暗处尾随。 “阿攸,我不放心你,不管你去哪,都要带上我,可好?”无双公子紧张的看着她。刚才如果他晚出来一步,她是不是就要对轩辕炙拔剑了? “谢谢公子好意,我该出城了。”楚倾瑶与他别过,想去早市选匹俊马代步,毕竟极北路途遥远,骑马能快一些。 一名白衣男子忽然从远处走来,男子身材颀长,五官俊美,行走之间更显儒雅俊逸。楚倾瑶一见男子就觉得莫名的亲切,打量之下,更是觉得他的五官与韩清风极为相似。 她眼眶一红,清逸表哥,一定是清逸表哥。虽然她与韩清逸从未谋面,还是一眼从他的相貌上推测出他是谁。 白衣男子从她身旁走后,没一会就进了韩府,楚倾瑶更加确认他一定就是韩家的二公子韩清逸。 她身形一纵跟了上去,只见男子正呆呆的望着满院焦土残垣,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他忽然仰天大吼,“爹,娘,你们怎么了?逸儿回来晚了,孩子不孝……” 男子咚一声跪下,泛白的指节透过地上的青草,狠狠的抓进泥土里,凄怆的哭声像一把利剑狠狠戳着楚倾瑶的心。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她很想走出去,告诉男子韩家所发生的一切,可双脚像灌了铅,怎么都迈不出去,她没脸面对韩清逸。清逸表哥,对不起,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无双公子藏在一棵树上,见她泪水涟涟,不忍她继续哭,从树上飞下来,“阿攸,如果你不想和他相认,我就带你离开。” 楚倾瑶还没做好和韩清逸相认的准备,苦笑着跳上大树。韩清逸在韩家跪了一天一宿,同样的,楚倾瑶也在树上看了他一天一宿。 第二日,韩清逸走出韩家,很快在酒楼打听出韩家出事的原因。真没想到,会是炙王下的手,他连饭也没吃,就怒气冲冲的去了炙王府。 一到那里,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轩辕炙,你给我滚出来。” 炙王府侍卫长剑一横,“你是谁?要是再敢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 “我是韩清逸,让炙王出来见我。”韩清逸双拳紧握,腥红的双眼映着仇恨的火焰。 听说是韩家,侍卫不由问道,“哪个韩家?” “韩广道韩尚书。” “你等一下。”侍卫打听出他来历,赶紧进去通报。 很快,轩辕炙就冷着脸出来了。无视韩清逸眼中的恨意,淡然的道,“你找本王?” “轩辕炙,你为何要杀我韩家满门?”韩清逸全身发抖,如果他有一身武艺,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替爹娘报仇。可他会的,只是治病救人。 “本王没做过。”轩辕炙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你要是再敢诬陷本王,本王绝不轻饶你。” “轩辕炙,你有胆子杀人没胆子承认吗?” 轩辕炙目色冷冽,“本王一向敢做敢当,但本王没做过的事,谁也赖不到本王身上,你走吧!本王今日心情好,不和你计较。”其实他哪里是心情好,他只是想到了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轩辕炙,我要杀了你。”韩清逸一扬手,一把黑色的药粉对着轩辕炙的面门袭来。 轩辕炙冷笑,敢对他用毒?简直是找死!他快速的退出毒粉的攻击范围,跳过去就是一拳,直接将韩清逸打倒在地。 “来人,把他给我扔得远远的,别再让本王看到他。”如果不是看在他是韩家人的面上,就凭他刺杀王爷这一条大罪,也是非死不可。 侍卫冲过来,对着韩清逸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躲在暗处的楚倾瑶狠狠握起了拳头,可她不能出去。她刺杀过轩辕炙,只要交手就会露陷,到时候轩辕炙一动怒,定会连累清逸表哥。 侍卫们打够了,才拖着韩清逸把他扔出了一条街。韩清逸鼻青脸肿的趴到地上,满脸是血。楚倾瑶刚要出去扶他,就见对面过来两名女子,看模样是主仆两个。 女子一身素色宫装,面容清秀,仪容大方,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育。身后的丫环显得有些兴奋,嘴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小姐,你快看,这里有人受伤了。”一看到韩清逸,丫环吓得马上停下,手还紧紧的拉住女子。 “容月,你胆子大了是不?掐死我了。”女子把自己的手臂解救出来,大着胆子向前探了探。 男子衣衫破烂,满脸是血还一身是土,根本看不出长的什么模样。 “容月,我看他好像是被人打了。”女子大着胆子,上前探了探韩清逸的鼻息。见他还活着,便道,“容月,快点帮我把他扶到前面的药铺去。” “小姐,你的身份……不能扶他。”容月大急。 “闭嘴,赶紧过来。”女子不悦的斥责。容月无法,只好和她一起架起韩清逸去了药铺。 目送他们进了药铺,楚倾瑶皱眉,“我怎么觉得这位小姐我见过呢!” 无双公子扫了她一眼,故意道,“不能吧!我看这位小姐好像宫里的珂雪公主,阿攸肯定是认错人了。” 楚倾瑶猛地一惊,可不就是珂雪公主吗?以前她还在炙王府时,那时候参加宫宴,宫里的皇子公主她都见过。 无双公子见她不语,又道,“莫非阿攸真的见过珂雪公主?” 楚倾瑶赶紧摆手,“我只是惊讶珂雪公主竟然一点架子也没有,我一个平民哪里会见过那么高贵的人。” 她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麻烦你帮我交给韩清逸。”韩家毁了,韩清逸又是刚刚归来,怕是身上也不会有什么钱。 无双公子羡慕的笑起来,“阿攸可真是大方,你就不怕我私吞了这些银票?毕竟你手上拿的可不是小数目。” “我信得过你。”楚倾瑶将银票塞给他。 若以后韩清逸振作起来,接手了韩家的铺子,日子也能过得很好。但是他身上压着血海深仇,就算给他穿金戴银,怕是他也不会快乐。 “我可以帮你送银子,但是你还能走吗?你就不怕他再去找炙王,被炙王砍了头让韩家绝后吗?”无双公子担忧的提醒,“毕竟炙王已经杀了韩家那么多人,还差他一个吗?” 楚倾瑶望着极北的方向,暂时只能放弃去找楚云暮,他若有事怕是也早有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救韩清逸。他可是韩家仅存的血脉。 一到药铺,韩清逸就醒了,坐诊大夫给他开了消肿化瘀的药,让他拿回去按时服用。珂雪公主听说他无处可去,把他送到了客栈,说好了明日再来看他。 当晚,无双公子就拿着楚倾瑶的银票去找韩清逸,“这是你的一位故人给你的,让你好好收着,好重振韩家。” 韩清逸苦笑,“我没有故人。”就算韩家有故人,在知道韩家毁在炙王手上后,那些人也会明哲保身,有多远躲多远,谁还会跳出来与他交好。那厚厚的银票,最少有上万两。 “我不会要的,你帮我还给她。” “要不要随你,要是不想要你就撕了。”无双公子身形一动,已经离开。 “喂,你等等。”韩清逸挣扎着追到门口,外面早没人了。 楚倾瑶在客栈要了间房,住在韩清逸隔壁,这样要是他有什么事,她也能照应。等韩清逸睡下后,她从窗户翻出来,向炙王府急驰。 “倾瑶。”墙上忽然扑下来一道人影,她一闪身远远的躲开,又惊又喜的看着来人。 “惜陌,你怎么在这里?”她没想到深夜出来,竟然会遇到花惜陌。难道是妍儿又落到了轩辕炙手里?“你怎么在这里?妍儿呢?” 花倾瑶知她误会了,赶紧解释,“妍儿很好,只是她不放心你,要我追过来看看。”其实担心的,又何止妍儿。 略一犹豫还是把她走后,轩辕炙找上古武山一事说了出来,还有妍儿被劫持,得贵人相助化险为夷等等。 这事,楚倾瑶早就知道了,妍儿还是无双公子帮她救下的呢!她自责的道,“是我连累你们了,古武门怎么样了?” 轩辕炙的性子既然知道她落脚古武山,肯定会把气撒在他们身上,怕是古武门这次会伤亡惨重。 “没什么伤亡,他的目的只是想逼出你,发现你不在,就劫了妍儿下山。而且我告诉他,三个月后你就下山了,说要找地方开家医馆度过余生。” 楚倾瑶带他回到客栈,帮他要了房间,“惜陌,我还是不放心妍儿,明早你就回去,万一轩辕炙再派人上山怎么办,妍儿自己根本不行。”好看小说"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492章宇文天香死 “你给我站住!去端个碳盆过来,我有大用。”素如一厉喝。 “大小姐,这个季节还哪有碳盆?”昆一不解。 “去库房拿,找去年剩下的碳把火升起来。”素如一推开他,自己进屋。 “啊!”当她看清地上的宇文天香时,吓得尖叫起来,“昆一,快把她弄死,这是个什么东西?” 昆一冲进来,把她挡在身后,也被吓了一跳。刷地抽出长剑,指着宇文天香质问,“你是谁?” 宇文天香已经没有力气再叫,要不是胸前还在起伏,昆一都以为这是一具死尸。他辨认了半天,回头道,“大小姐,她的脸被人扒皮了。” 素如一走出来,忽然疯狂的大笑起来,“楚倾瑶,你的脸没了,看你还拿什么勾引炙哥哥,楚倾瑶,你等着下地狱吧!” “大小姐,她是宇文天香,不是楚倾瑶。”昆一一脸心疼的提醒着。 “去把碳盆拿过来,”素如一催促,“还要铁钳子。” 昆一见宇文天香也没什么攻击力,便快速离开。再回来时,已经把素如一要的东西都带了回来。 素如一从怀中掏出一个铁制面具,直接扔进了碳盆中。昆一身子一抖,隐隐猜到了大小姐要做什么。 “大小姐,这人活不长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他有些不忍。 “得罪我的人,我一定要亲手毁去。”素如一眼神阴冷,如同厉鬼。她狞笑着等面具慢慢热起来,最后被烧得通红。 然后上前用铁钳夹住,向宇文天香走去。 昆一难过的看着她的背影,这是他一直爱慕,想要用命去保护的人,她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大小姐,不要!”他大步上前。 “昆一,你想救她?”素如一眼中的狠毒惊得昆一顿住,接过她手中的铁钳,“大小姐,我来。” 地上的宇文天香虽然看不见,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挣扎着坐了起来,开始啊啊的叫着。 “还不动手?”素如一愤怒的瞪着昆一,“她竟然敢和我抢男人,我就让她一辈子没脸见人。” 昆一狠心的按住宇文天香,残忍的将面具扣到了她脸上。刺啦一声冒起一股白烟,屋子里都是血肉被烧焦的腥臭味。 “啊……”宇文天香直接疼晕了过去。 两人离开时,昆一忽然抱住素如一,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大小姐,那天我为什么会在雨中晕倒?是不是童芜对你做了什么?” “没有。”素如一不肯看他。 “大小姐,你告诉我,如果是他欺负了你,我马上就去杀了他。”昆一悲伤的看着她,“要不然你不会变成这样。” “昆一,我本来就是这样,我要的东西太多,却什么都得不到,所以我要改变自己。昆一,我要取代父亲。” 她已经想明白了,她要拥有绝对的权利。只要她成功了,不管是轩辕炙还是童芜,她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大小姐,快闭嘴,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能再说。”昆一慌忙按住她嘴巴。 素如一安静的站着,然后自嘲的笑了下,“昆一,我现在什么都不怕。” “大小姐,不管你心里头怎么想,这种话以后万万不可再说。”昆一放开她,“大小姐,如果……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 “然后呢,要去哪?我不想回昆仑境。”素如一忽然哭了,她哭她自己是境主的女儿,却活得这么憋屈。 “大小姐,你别哭,要是你不想走,我们就呆在这。”昆一以为是自己惹她伤心,心酸的想要帮她擦眼泪,又觉得自己身份太过卑微,迟迟不敢伸手。 “昆一,以后我做什么事,你都别管,就在旁边陪着我,好不好?”素如一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好,昆一永远都不会背叛大小姐。”昆一跪到地上发誓。 “昆一,我要得到童芜的帮助。” “大小姐,童芜不可信。”昆一大急。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昆一,别拦我。”素如一已经想好了,既然童芜得到了她,那她就要换回相等的东西。 “大小姐……” “昆一,你想食言吗?别忘了你刚刚才答应完我,永远不会背叛。”素如一止了哭泣,眼神幽冷。 昆一无奈,只好道,“昆一不敢,昆一此生绝不背叛大小姐,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没人知道,屋里的宇文天香已经醒了,嗓子里发出啊啊的哑叫。她伸出颤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摸到了还带着温热的铁面具,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彻底完了。 当第二日,沙行舟再来看她时,只看到一具冰冷的戴着黑铁面具的尸体。她的嘴角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她是咬舌自尽。 他将宇文天香埋进了后山,后山很少有人去。到了夏天,景色很好,就像最初她穿的那件绿衣。 那一年,你绿衣如画,如同仙女,我却没能救你。宇文天香,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会睡在你的身旁。 因为帝凤舞受伤,楚倾瑶他们多耽搁了半个月才离开医门。 他们前脚下山,后脚素如一就主动去找童芜,“童芜,我嫁给你,你想法子让父亲把继承权给我。” 童芜看着她,“大小姐怎么知道我愿意娶你?” 素如一恼羞成怒,“你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要大小姐想,我自然是愿意的。”童芜冷笑着将她搂过来,“大小姐,我想看看你的真心。” 素如一恨不得一拳头打过去,却忍着心底的恶心,“童芜,我想和你学习养蛊。” “好。”童芜快速封住了她的嘴。 “漫天妖,你不回毒门吗?”楚倾瑶不放心父亲。 “丫头回去吗?”漫天妖一脸笑容。 “我想等过年,和你们一起过团圆年。”楚倾瑶算了算时间,苍隼国那边的进展太慢了。 漫天妖有些失落,依旧笑道,“那我送丫头去苍隼国。” 听说漫天妖要跟去苍隼国,帝凤舞的心跳不由加快。就算明知道他去是为了别人,她还是觉得好幸福。漫天妖,我又可以和你同行一段路,真好! 可能是她的目光太过热烈,漫天妖似有所觉的瞥了她一眼。被他一看,帝凤舞慌乱的移开目光,小脸跟火烧似的。 ”那你送我吧!反正大家在一起,人多也热闹。”楚倾瑶想给他和帝凤舞创造机会。 帝凤鸣皱眉,他得找时间和凤舞好好谈谈。 漫天妖这人一旦认准了谁,怕是很难回头。凤舞又何必要委屈自己,凭她的才气样貌,完全可以嫁个人中之龙。 七绝也看出来,帝凤舞喜欢漫天妖了。不过他可是乐见其成,最好帝凤舞早点把漫天妖收了,免得他一天天不怀好意的盯着王妃。 回到苍隼国时,帝凤鸣自来熟的又跟着住到了宅子里。 见过冰长老之后,楚倾瑶才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日子,苍隼国发生了件大事。 苍隼皇宇文裂已经抄了皇后的母家,全家问斩。并且翻出当年皇后害死云暮母妃之事,将皇后打入冷宫,赐毒酒。 听说宇文景瑞为了救皇后,进宫跪了一天一夜,皇上都没见他。骤然失去皇后这棵大树,宇文景瑞在朝臣中的影响力,已经可有可无。 也就是说,太子之位已经彻底与他无缘。 “虽然是个好消息,可宇文景瑞怕是不会认命。”楚倾瑶很了解宇文景瑞,如果他肯认命,早就安生的当个散闲王爷了。 “他再想起来,已经没那么容易。”冰长老开口,“门主,老门主可好?” “父亲很好,长老放心。”漫天妖道,“只是大家都很想念长老,都盼着早点过年,好大家团聚呢!” “漫天妖,我去看看云暮。”楚倾瑶担心宇文景瑞会狗急了跳墙。 “我送你。”漫天妖道。 “有七绝呢,你和长老说说话。” 来到云暮府上,远远的就看到云暮和贺兰唏都在院子里。云暮在树下看书,贺兰唏则在 一旁舞剑。 “大哥,有贺兰唏在这给你红袖添香,你看书是不是都不觉得累?”楚倾瑶笑着走过来。 “妹妹,你回来了?”云暮放下书,指着边上的石凳让她坐下。 贺兰唏也收了剑,愉快的跑过来,“楚倾瑶,你又来笑话我,什么红袖添香啊,我只 是呆得无聊,想舒活舒活筋骨。” 她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云暮已经将新倒的茶盏递了过去,“唏儿,喝点水歇歇。” 见楚倾瑶在一旁偷笑,贺兰唏脸一红,为了掩饰心头的悸动,急忙去喝茶。没想到喝得太猛,开始不住的咳嗽。 “哈哈……”楚倾瑶笑起来。 “不……准笑!”贺兰唏瞪了她一眼。 楚倾瑶收了笑,“大哥,我听说你母妃的大仇已经得报,宇文景瑞那边怕是不能善霸甘休,你一定要小心些。” “妹妹放心,我从来没对他大意过。”云暮感激的道。 楚倾瑶看了眼贺兰唏,“还有贺兰唏的身份,也最好保密。” 贺兰唏一愣,“为什么啊?我们两国又没有交战。”快看"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517章后殿的女人 “尊上,轩辕炙人在冰河,天琼已经没了领路人,此事未必是真。”帝凤鸣开口。 “是不是真,一查便知。” 帝凤鸣惊讶的瞪大双眼,其实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都后悔死了,上次去医门,怎么就没想到把大长老直接干掉。 这个老东西,还真是命大,都那样对素如一了,她怎么还不杀死他。 “尊上放心,凤鸣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去吧!如果需要人手,直接去调。”境主扔过来一块令牌,帝凤鸣不动声色的接在手上。 转身刚要走,境主又道,“帝农,昭告整个夜当大陆,素如一非本尊血脉,因其行事无度,包藏祸心,现废除她昆仑境大小姐的封号,将其逐出昆仑境。并召回所有昆仑卫,延误回归者,视自动放弃昆仑卫身份。” 帝凤鸣这次是彻底被惊到了,早就知道境主对素如一不好,没想到竟然不是亲生的。那她到底是谁?可是自己那个苦命的妹妹? 他觉得他有必要去找楚倾瑶一趟。只有她才能确定,素如一到底是不是他帝家的血脉。若是,他该怎么办? 他看了眼父亲,见他已经起身,“尊上,凤鸣马上要出远门,我回去送送他。” “去吧!” 两人回到素医阁,帝凤鸣道,“父亲可是和我想到了一处?怀疑素如一……” “他不是。”帝凤鸣摇头,“如果真是我帝家的血脉,容貌总会有几分相似。” “可万一呢?”帝凤鸣还是担心。 “这事不着急,你还是先去找轩辕炙,把这次的危机应付过去再说。” 天琼炙王府。 楚倾瑶刚一到府门口,就看到轩辕炙等在这里。他伸出双臂,将她抱下马,“阿楚,欢迎你回家。” “就你嘴贫。”楚倾瑶笑起来,眉间却带着忧郁。 轩辕炙伸出母指替她揉开眉心,轻声道,“天踏下来,有为夫顶着。阿楚,你要想点开心事。” 两人进府没多久,皇上就来了。 “皇叔,你说要朕马上过来,可是发生了什么急事?”轩辕澈一进来就问。 楚倾瑶看过去,只见轩辕澈的眉眼已经脱离了青涩,变得更加刚毅,看来当皇上,真的可以加速人的成长。她笑道,“见过皇上。” “皇婶,你又取笑朕。”轩辕澈起身,还了一礼,“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朕都是晚辈。” “澈儿,境主怕是已经知道天琼在私种药材了。” 轩辕澈一惊,然后轻声道,“从我们决定种植药材,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皇叔,朕不怕。” 见他如此镇定,轩辕炙的担心又少了些。 “本王已经传令下去了,让就近的军队跟着抢收药材,一定要把收好的药材全部藏好。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有一场硬仗要打,既然皇上都不怕,本王就更不怕。” “皇叔,我轩辕家没有孬种!”轩辕澈道。 “好,我们先以不变应万变,看看再说。”轩辕炙觉得帝凤鸣肯定会给他传递消息。 果然不出他所料,十天后,他就收到了帝凤鸣派人送来的密信。当他知道境主竟然派了帝凤鸣过来时,庆幸的同时也更加担忧。 一个不好,就会被境主发现他们和帝凤鸣的关系。 “其实这也是好事,境主能够派他过来,就说明并没有对素医阁起疑。当务之急,是先把大长老找出来,杀掉。” “已经派了不少人去查,还没消息。” 大长老接到境主的回信后,立刻激动的蹦了起来,素如一,你个贱人,你折磨了老夫那么久,也是时候还给你了。 他联系了自己在外面的势力,让他们护送他回医门。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把自己易容成一个老仆,被人押在马车上往回走。 遇到有人问起,就说他偷了东家的银子,被人逮回来了。 今日,是素如一接到昆仑境来信的日子。当她看到自己并非境主亲生女儿时,差点晕厥过去。 昆一手快的扶住她,“大小姐,这不可能,一定是大长老的诡计。我马上就带你回昆仑境,我们去问问境主。” 素如一如同丢了魂,一时间急火攻心,直接晕倒。 昆一心痛不已,他没想到事情会直转急下。就算大小姐不是境主所生,他们也做了这么多年父女,境主何以如此恨心。这不是把大小姐往死路上逼吗?” 他觉得医门不能再呆了,抱起素如一快速离去。 帝凤鸣到达天琼京城时,把昆仑卫全部派了出去,让他们就近搜索。一发现有种植药材的痕迹,立刻上报。 其实他早就问过轩辕炙,天琼的药材都种在山区。 他独自去了炙王府,与轩辕炙会面。 轩辕炙对他一揖,“本王在此多谢少主对我天琼的相护之情。若我天琼度过这一难关,他日必当厚报少主。” 帝凤鸣淡笑如风,“炙王见外了,我与你现在是同一条蝇上的蚂蚱,你好,我才能好。谈不上谁欠谁的情份。” “山区的药材都在抢收,痕迹很快就能处理掉。我是怕你回去交差时,会被境主怀疑。”轩辕炙担心的是这个。 “他不相信,再派人来查便是,你要做的只是保证无迹可寻。”帝凤鸣皱眉,“我唯一担心的是他肯定会派人去冰河,你知道那里的人不是你。” 轩辕炙脸色沉重,心头升起一股无力。若是冰河在外面,他还可以补救。可此时,他真的无能为力。 “看天意吧!如今只好祈祷他会派我父亲去。” “你觉得除了你父亲外,还有谁最得他的信任?”轩辕炙问。 “自然是童芜,境主座下两大势力,素医阁和镇守堂。童芜能够熬到今天的位置,可见他在境主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一点都不次于我父亲。” “我总觉得童芜和我毒门有些关联,帝凤鸣,你了解他的过去吗?”楚倾瑶蹙眉,“单说他会养蛊,就已经很让人怀疑了。” “我听父亲说起过,他并是昆仑境人,是有一次境主从外面带回来的。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深得境主信任,这才有了后来的镇守堂。”帝凤鸣努力回想。 楚倾瑶也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我也问过父亲,他说,毒门曾经有个毒术堂,当年一役全堂尽灭。他以为那以后,养蛊之术已经在大陆上灭绝,没想到童芜竟然会。” “王妃是说,童芜会是毒门中人?”帝凤鸣心惊,若是这样,童芜接近境主,肯定有其他目的。 “不管他有什么目的,都不能让他得逞。”楚倾瑶冷笑,“首先他养蛊害人,就已经天理难容。而且他还派弟子混进精巧部偷学技艺,更加令人不耻。就算他曾经是毒门中人,我毒门也不会再容他。” 帝凤鸣点头,“等我回去后,我会仔细再查查他。” 昆仑境。 境主对帝农道,“按凤鸣的脚程,应该已经到了天琼。本尊总觉得心里不安,你走一趟冰河,帮我证实一下那里的人可是炙王。” “属下这就去。”帝农前往冰河。 过了半日,他回来复命,“尊上,冰河里的人还有一口气,正是天琼炙王。” 境主长舒了一口气,听说炙王还在冰河,心情愉悦了不少。他道,“有劳阁主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冰河水太凉,回去泡泡药浴。” “多谢尊上体恤。” 境主向着后殿走去,推开殿门,就听到里面莺莺燕燕,一片欢歌笑语。 看到境主来了,正在玩乐的女子们,赶紧下跪迎接。“臣妾恭迎境主。” 他看了眼遍地的女子,见里面竟然又有几人的肚子大了起来,不禁笑道,“都平身吧!你们都努努力,好早日为本尊诞下一儿半女,将来也能获得一处封地。到时候你们自己还有你们身后的家族,都会获得无限的荣耀。” 他先安慰了几句有身孕的女子,然后点了几名漂亮的女子随他回房伺候。 后殿是他每日的必来之地,这里的所有女子都属于他一个人。他鼓励她们孕育子嗣,不住的给他们描绘美好的将来。 在这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孩子生下来后,只给母亲看一眼,便会被专人抱去抚养。等到那名女子年满三十,才会被放出去与子女相会。 尽管大长老伪装得很好,还是被暗卫发现了。他们跟了他好几天,终于确定他就是医门大长老,立刻将人拦下。 双方交手之后,暗卫拼了劲的想杀大长老,大长老的身子还没养好,哪里会是暗卫对手。在身中一刀之后,爬着往外逃。 一名暗卫眼尖,一剑刺去,只听叮一声脆响,一柄飞刀正好砸中长剑,童芜忽然出现。 他手臂挥舞,放出上百只虫子,提着大长老就走。这些虫子不分敌我,见人就攻击。 等暗卫解决掉虫子之后,见大长老跑了,气得回头将护送他的人全部杀掉。 童芜和大长老藏到一处树林里,待确定没有追兵后,他一脚将大长老踹倒在地。 “童芜,你究竟想怎么样?”大长老气得脸红脖子粗。 “我向轩辕炙保证过,你不会泄露天琼种药一事,可你是怎么做的?你的命是我救的,只要我想,我现在就能杀了你,老东西。”美N小说"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她冷着脸,既然容秋雅不走,她走便是。刚一迈步,又想到了花惜陌,难得他看上一个女子,总要给他留几分面子。

她冷着脸,既然容秋雅不走,她走便是。刚一迈步,又想到了花惜陌,难得他看上一个女子,总要给他留几分面子。最后的铁甲列车

昆二招供的东西,和昆一说得一样。好在帝凤鸣说,他们这些日子监视海上,扣下了一搜船,船上有七八个人,都是少年模样。只是可惜,最后让这些人跑了。

韩清风忽然双漆一弯,咚一声跪了下去。

楚倾瑶腾地站了起来,“炙,快带我过去看看他。”好看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我就送你到这里,记住,你要利用韩清风的重新回到韩家,如果有任务我就来找你。”越泽说完,塞给她一袋银子,直接跳下车走了。

再后来,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童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