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甜橙的功效与作用,甜橙片的食用方法,甜橙搭配的吃法,甜橙牛奶羹功效

发布时间:2019-11-15 21:53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又是整整一个月,身子逐渐的好起来,但却再也没见过秦晋霖。他仿佛消失了一般,若非是偶尔可以从落地窗前看到他的车子离开,她一度以为他没有住在这里,甚至还会发疯的想,他会不会又去找乔雨欣了?“许诺,你还真是犯贱。明明就要走了,他去了谁那里,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狠狠的捶了自己的脑壳,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她一到晚上九点就困的不行,每次都想等到半夜去逮人,但每次都是熬不住睡意睡过去了。“夫人,该吃药了。”身后突然传来佣人的声音,许诺转过身,盯着那药有些失神。“我的身体都好了,应该不用吃了吧!”“但是您的身子还比较虚,秦先生说一定要每天吃才行。”“我知道了,你放下吧!”许诺淡淡的应下,佣人有些为难的看着许诺,“那个……先生说必须看着您吃下才行,要不然我就得离开这里……”“等一会儿不行吗?”许诺试探的问。现在是晚上八点五十,每当这个时间她都要吃这补药。起初她还没起疑,但现在……仔细着佣人的表情,见她有所为难,许诺拿起药片放入嘴里,喝了水咽了下去,“好了。”像是往常一样,吃完了就上床。听着佣人出去,许诺睁开眼,那双眼睛异常的清明。半小时后,秦晋霖才进了书房,紧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就挤了进来,“秦晋霖,你想要躲我到什么时候!”许诺冷冷的开口,秦晋霖猛地转过身来,看到许诺的刹那,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你怎么过来了?”“我怎么过来了?你是想要我吃那药吃到什么时候?还是你以为躲着我,就可以保住这名存实亡的婚姻?”“那你告诉我,你想要闹到什么时候?”秦晋霖冷冷的问,眼里闪过一抹厌烦。离婚是他最不想提起的话题。“我闹?你以为我是再闹?秦晋霖,你答应我的条件为什么做不到?孩子已经没有了,你我该散了!该散了!你明白吗?”“我不明白!”秦晋霖怒吼,一步步的逼近她,“你不喜欢我给你做饭,好,我不做。我学了很多次也学不会是我笨,但你呢?你对我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都分不清了。你说孩子不是我的,你宁愿承认自己是淫妇也不愿意对我说一句实话,现在你说离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你只是闹一闹,而我如果真的放手了,那我自己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用力的摇着许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除了用这样笨拙的方法,他实在找不到留住她的办法。“如果是因为孩子没有了,那我们再要一个。你喜欢孩子,想要几个,我们就要几个!”用力的吻住她的唇,许诺眼里全是惊慌。她不要这样,他们也不该这样。他们中间不仅隔着一个孩子,还有她去世的父亲,她怎么可以这样。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乔雨欣的脸上,也打断了她撕心裂肺的嘶吼。乔雨欣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怔了几秒钟,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缓缓的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晋霖哥哥,你、打我?”乔雨欣轻抚着自己的脸颊,不断的傻笑,“哈哈,你打我?”“难道你打了我,许诺就回来吗?你真可怜,你比我还可怜!”乔雨欣大叫,秦晋霖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手,狠狠的收成了拳头。“乔雨欣,今天为止,你我两不相欠,以后我再也不会见你。”曾经以为的好女孩儿,曾经悉心照顾他的人,到底都变了。一步步的离开,步伐有些颓废,乔雨欣看着他的背影,不断的冷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们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雨大了,她的声音淹没在雨水的瀑布里,却成了他心里的一道跨不过去的伤疤。呵,诅咒吗?如果这是一场无休止的感情拉锯,那他情愿一生都不争挣脱。他要那个人,即便已经支离破碎不可挽回,但他依旧不可能放手。那是他的命啊!如果不爱,怎么会对她如此苛刻,如果不爱,又怎么会嫉妒的发疯?但是过去他的爱,太狭隘了。R国,空气总是那么清新,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湛蓝的,不需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有雾霾,更不需要担心心里会多出一块阴霾,因为心如止水。医院,许诺产检完出来,摸着自己已经鼓起了的肚子眼里全都是笑容。她看到了她的宝贝。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小天使。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她或许根本就撑不下去。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吃的自己庆祝,吃饱了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样的日子过久了,竟然也觉得舒心。原来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不想,才回去,竟然就看到了门口一个的熟悉的身影。他斜倚在门口,看到她出现,连忙直起身,十分绅士的样子,然后一脸笑意的过来,在她的面前站定,“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新邻居?许诺有点懵逼,但即便他装出一副绅士的样子,她也没打算和他客气,“秦晋霖,你又玩什么花样?”“既然过去的记忆并不美好,那么我们可以重新认识。”“谁要和你重新认识?”听着她的奇葩言论,许诺不客气的避开他的大手,却不想他竟然固执的拉起她的手握了两下,丝毫不介意她的冷脸,“好了,现在已经认识了。”“秦晋霖,你是不是有病?”看着他,总觉得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可是他的神情却是那么的认真。“诺诺,不要骗我了,我观察了一个月,那个男人在这里的日子屈指可数。那个男人有男朋友,你们充其量只是姐妹。就算你的孩子真的是他的,他也是想要骗婚的,你们不会在一起的。”“要你管!”不客气的推开他,秦晋霖后退一步,然后不要脸的跟着她进了房间。“诺诺,你饿了吗?我给你做饭。”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宠物小精灵剧场版

章节目录第47章你永远是我心里的许诺

猛地,秦晋霖大步过去。“晋霖哥哥!”乔雨欣喊了一声,但秦晋霖似是没听到。一把捉住许诺的手腕,“谁让你扔的?”“嗯?”许诺被用力的一甩,身子猛地撞在墙上,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说……”秦晋霖怒,但是下一刻又硬生生的顿住,随即一脸火气道:“我说,要扔东西你自己去,不要吓着了雨欣。”“这样啊。”许诺忽然恍然大悟,“那我自己去解决,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莫测的态度,就连秦晋霖都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了。不远处,急躁的跟过来的乔雨欣听到秦晋霖的话后,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许诺擦肩而过,捡起地上的衣服,费力的抱着箱子下楼。这一走,就直接出了别墅。“夫人,你去哪?”管家看着她,担忧的问了一句。黑夜里,许诺只说了三个字,“丢垃圾。”不属于她的,早就该丢了。抱着箱子,不停的走,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身后就像是有洪水猛兽一般。此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里。带着她的孩子,永远的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忽明忽暗,许诺后知后觉的拿起来看了一眼,接了电话的刹那,手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而她一身单薄的睡意,像是幽魂一样继续走,继续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边亮起鱼肚皮白的时候,吱的一声刺耳的车响,紧接着就看到男人愤怒的脸庞。“许诺,你要死就快点,你这是想干什么?”男人低吼。许诺看着他,一双眼睛是木然的。气吗?恼吗?可是她却笑了。“你满意了?”许诺轻问,带着嘲弄。秦晋霖捏着她的肩膀,“你发什么疯!”“我爸死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咱们玩完了。”许诺疯了似的傻笑。死了。昨晚她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当初是我非要嫁给你,本来我爸说过,如果我不同意也不用那么勉强,可是我一心以为,只要我努力了,只要我站在你身边了,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迟早你都会爱上我。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要是早听他的,也就不会有今天了。”眼泪,早就干了。在一个不在意你的人面前流泪,也只会显得你更加的可悲。“你说他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许诺说着,木然的推开秦晋霖,执着的走着。似乎只要她这样走下去,只要她还没到达医院,父亲就还在。秦晋霖僵硬的被推开,好一会儿才大步跑过去,猛地抓住许诺的手臂,“去医院。”“我不去!”许诺用力的甩开,秦晋霖大力的把抱上车。医院,许诺被动的被推进病房,看到父亲的遗体那刻,“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爸,是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爱他了,也请你醒过来好吗?求你了,诺诺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不理诺诺好吗……”

四个月后,R国。秦晋霖看到医院里的的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眼睛都忍不住湿润了。原来她真的在这里。这家医院,他徘徊过无数次,总以为会在这里找到她,但是最后都是失望而归。这四个月,他放下一切,走遍了各个国家,去了不少地方。她以前说过的想要去的地方,还有他们两个人去过的地方。但都是空空如也。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他想,他肯定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错过了她。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失望的。没有她的影子。此时突然间看到了,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他突然间害怕了。怕这只是一个幻想,害怕到他不敢接近。听着医生叫了她的名字,看着她进去又出来,秦晋霖傻傻的在这个走廊的出口这里站着,直到她走到自己的面前,都不敢确认。真的是她吗?“诺诺?”他开口,声音里沙哑一片。许诺抬头,看到面前的人的刹那,忽然呆住了。“秦、晋、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相信他真的就在自己的面前。怎么可能,一定是她看错了,这一定是她的幻觉。可是触碰她脸庞的温度是热的,这不是她的幻想,但也不是她想要的遇见。她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再也不见。“你来干什么?”诺诺冷冷的问,秦晋霖怔怔的看着她,“我来找你。”“找我?”听到这个词,许诺顿时觉得荒唐。“秦晋霖,你找错人了吧,你现在应该陪的人是乔雨欣而不是我。”她许诺算什么?她许诺就是个结婚七年都留不住自己丈夫的傻子,她许诺就是为了爱情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牺牲的大傻子。“你、看到了?”秦晋霖小心的问,心顿时提了起来,许诺忍不住的笑。“你想说什么?难道还怕我看见了?你既然都做了,还怕什么?我们不过是有夫妻名分,却没有感情的刻意捆绑在一起的两个人,何必非要互相折磨下去?现在我的父母都不在了,我是不是继续在秦家也不重要了,离婚协议你应该看到了吧,签字,以后我俩两不相欠。”为了这份爱情,她已经付出够多的了。她不想再继续失去了。“两不相欠?”听着她的话,秦晋霖眼里不由得露出讽刺的笑来。“许诺,你说的倒是轻巧,你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你告诉我两不相欠?你想我的儿子生出来就没有父亲,但是我可不想他一生下来就过单亲生活。”“谁说孩子是你的了?”一听到秦晋霖的话,许诺顿时防备起来。“不是我的,难道还是别人的?”“对,我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所以充其量你只是过去式。”许诺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秦晋霖就那么看着她,似乎是想要看着她还可以编到什么地步,但是他失望了。那张脸上看到的不是慌张,而是冷漠。是一切和他秦晋霖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冷漠,在她的世界里,秦晋霖应该是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许诺,如果让我知道孩子是我的,你知道我会不顾一切也要抢回来的。”

“可是你还是不喜欢。”周云峰有些怨怼的说,许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云峰,该下车了。”提醒他一句,避开他的话题。周云峰的眼里划过一抹失落,随即若无其事的笑起来。两人到的时候,婚礼已经开始了。所有人都在嘉宾席上,就等着司仪开始说话了。许诺挽着周云峰的手臂,一步步的沿着红毯一直向前,走到最前面的时候,看着秦晋霖眼里的震惊,许诺淡淡的一笑,“没想到我会回来吗?请柬都寄给我了,我这个前妻当然要来捧场了。”前妻两个字,许诺咬的很紧。秦晋霖看了一眼乔雨欣,眼神波动,似有怒火。乔雨欣不以为然,笑看面前的许诺,“你倒是准时,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我当然要来,因为有件事我需要搞清楚。”“我和秦晋霖结婚是事实,你拿到结婚请柬不是做梦,现在搞清楚了吗?”乔雨欣不屑的说,一脸的趾高气昂。和过去那个口口声声的喊着晋霖哥哥,还带着点怯懦的女人完全不一样了。到底是得到了,立刻就自以为是起来。许诺点头,却是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看着面前的乔雨欣,许诺笑道:“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一年前我妈病情恶化的当天晚上,你去过我妈的病房。摄像记录都在这里,当时你喂了我妈吃了一些东西,护士也看到了,你说是水。可是那天晚上,我妈的病情就恶化了,我们转院,到了R国才检测出来,是中毒而死,你要给我个解释吗?”“解释?”乔雨欣嗤的一笑,“许诺,你脑子不是有病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妈死了,管我什么事儿?自己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怪我了?我要不是看她可怜,她一直嚷着口渴要喝水,我才不管她呢!”“我妈昏迷中,她怎么会说话?”许诺追问,乔雨欣的眼神似有闪躲,但还是一口咬定,“我哪里知道?我要是早知道你反咬我一口,我才不管闲事呢!”“我记得你学过化学药剂。”许诺依旧是云淡风轻,仿佛她今天不是来讨债的,只是说一个事实。或者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我学过化学药剂我就是下药的啊?那么多人学过呢?你是不是也要说,你妈是大家一起毒死的?许诺你有病吧!”乔雨欣破口大骂。许诺深吸了一口气,“不要否定的这么彻底,既然做了,早晚都会被查出来。还有你和胡慧强的事,马上要成为你丈夫的秦晋霖先生怕是还不知道吧。这U盘里不仅有你去医院的记录,还有你和胡慧强开房的记录和视频,香艳火辣的我都不敢直视,我想这个东西,你老公应该会比较有兴趣知道的。”许诺上前一步,把U盘交到秦晋霖的手里。秦晋霖捏住U盘的瞬间,乔雨欣傻掉了,“晋霖哥哥,那些一定都是她捏造的,我怎么会和胡慧强有牵扯,真是扯的没边儿了!”

“照顾你。”仅此而已。不然呢?还能怎样?只要看着她好好的,就足够了。事到如今,他还敢奢望什么吗?早就不敢了。“照顾我,还是孩子?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许诺暴躁的说,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秦晋霖看着她,只听她恨声道:“你已经害死了我的一个孩子,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的第二个孩子,他是我的,是我的!这一次,要么一尸两命,要么你给我滚!我不会让你碰他一下!”狰狞,疯狂。看着他的眼里也全都是防备。秦晋霖颓败的笑了笑,转身进了厨房,做好了早餐,然后默默地离开。接下来的一个月,一直都是如此。秦晋霖会到了时间就过来做好早晚饭,然后再离开。一言不发,也不会再像是之前那样试图和她说话。仿佛他只是她许诺顾来的一个钟点工。而她,到了他要来的时间,会自然的躲在楼上不下来,听着他走了,才敢出来透透气。这样一来,他们走的这样近,竟然也有半个月没见过面了。时间长了,也有了默契。但是今天一早,许诺起来并没有听到声音,等到她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打算直接出门,不想才推开门,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一辆车。“这……”疑惑间,就见秦晋霖从车上下来,“我送你去产检。”“不用,我自己可以去。”听到他的话,她稍微的讶异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知道她产检的日子。“你现在肚子大了,开车去比较方便点,如果你不想让我看孩子,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她自己可以折腾,但是对于这个孩子,她不想再发生意外。答应了秦晋霖,乘着他的车子直接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秦晋霖要下车陪她进去的时候,许诺挣脱了他的搀扶,“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好。”秦晋霖艰涩的吐出一个字来,到了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嘴里可以这么苦。就连说话都变得艰难。眼看着她进去,克制住自己跟上去的冲动,然后无声的回到车里,点了一支烟,靠着车狠狠的吸了一口。他不喜欢吸烟,以前总觉得这种东西和他的气质不配,但现在才知道,吸的事一种心情。苦涩和压抑。这一个月来,他学会了喝闷酒,学会了吸烟。那些以前嫌弃的,统统都学会了。但是在她的面前还要干干净净的,希望她哪一天出来看到他不是醉醺醺的,可是除了今天,她一次都没有出来过。到底是伤了。等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她出来后,偷偷的掐灭了不知道是第几只烟。坐上车,许诺嗅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看了他两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孩子怎么样?”回去的时候,他状似无意的问。得到的依旧是她公式化的回答,“这是我的孩子,你不需要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