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离职情况说明,离职承诺书范文,离职申请单表格,离职证明模板

发布时间:2019-11-19 04:24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等到唐穗穗下楼去买奶茶的时候,秦南萧才淡淡地看了一眼坐在沙发角落里抱着芮芮玩闹的苏云落,“找到你想找的人了?”

傍晚的粥舍人很多。 因此唐穗穗在门口的位置,不但没有看到苏云落和苏梓芮,也没看到那个站在人群中气质出尘的男人。 苏云落翻了个白眼,拿着手机给她拨过去,“你往最里面的角落里走过来。” 唐穗穗一怔,绕了几个人走过来,才看到了正陪着儿子在吃水果的苏云落。 她翻了个白眼,飞奔过去,一屁股在芮芮身边坐下,“居然选了这么偏僻的地方?” 苏云落点头,“芮芮不喜欢太吵。” 唐穗穗撇嘴,将电话放到餐桌上,“刚看到你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这才几步的距离,打什么电话啊?我又不是聋子,喊一嗓子肯定能听到!” 苏云落无奈,暗戳戳地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那个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男人,转眸嗔怪地看了一眼自己面前大呼小叫的唐穗穗,“你在公司也是这个嗓门么?” 唐穗穗将自己的手包扔到一旁的椅子上面,循着苏云落的目光向着厉少川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她翻了大大的一个白眼,“你害怕什么?他就算发现了又怎样,他女儿都一岁了,还有什么脸来纠缠你。” 唐穗穗的嗓门不小,引来了店里很多人对这两个女人的侧目。 但是那个站在人群中排队的男人,却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地,静静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就好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她们两个的话一样。 苏云落微微地皱了皱眉。 虽然唐穗穗说的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理由惧怕或者是尴尬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见到他会尴尬。 特别是芮芮在她身边的时候。 她不希望和他有任何的交集,最好连交集的可能都扼杀在摇篮里。 虽然时隔五年了,但每次回想起来当初厉少川将苏安夏娶回家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是会忍不住地轻轻抽痛起来。 厉少川给了苏安夏一场每个女人都期待的,最盛大的婚礼。 她嫁给厉少川的时候,只不过是一辆花车,将她从楼家接到了那栋冰冷的别墅,就算是结了婚。 但是他却用了S市最盛大的婚礼,将苏安夏娶回了家。 虽然心里面无数次地在告诉自己,那些人已经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不要想,不要再去想。 但是怎么会不想呢? 现在再次见到厉少川,苏云落的心底再次浮上那天见证他们婚礼的时候的疼痛。 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永远都是不快和难过。 她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她还是会对他心存幻想。 苏云落低下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他们的这种关系,不管是打招呼还是不打招呼,都是一样地尴尬。 但是唐穗穗完全不这么觉得。 “和你离婚的时候不还是挺舍不得的嘛?还送你道别,结果呢?” “结果你离开没到一年就和苏安夏旧情复燃……” “如今他们还生了个女儿,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我早就告诉你了,这个男人就是个渣,你还偏偏不信,不撞南墙不回头。” 苏云落无奈,刚好这个时候侍者将她之前点的那些饭菜全都端上来了,她就一边和侍者将饭菜端上来一边用眼睛白了唐穗穗一眼,“别这么正义感爆棚,我早就撞完墙了,也早就回头了。” 言罢,还十分体贴地将筷子分好塞进唐穗穗的手里面,“好了,吃饭吧,请你来吃饭的,又不是请你来吐槽的。” 将唐穗穗的筷子递过去之后,苏云落转身的时候下意识地向着之前厉少川的方向看过去,人群中已经没有了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了。 她皱眉,也没有再去寻找这个男人的踪迹,而是低下头,认真地和唐穗穗吃饭,“我家隔壁的人要搬进来了。” 苏云落的话,让唐穗穗微微地皱了皱眉,“我之前就说给你和秦域找一层只有两户人家的楼层,但是宋清让不同意,说什么孤男寡女同处一层不太好……” “现在倒好,你们邻居还要搬过来了,凭空掺进去一个陌生人,你和秦域两个人还能好好玩耍么?” 唐穗穗一边抱怨着,一边将芮芮喜欢吃的蒜薹一根一根地全都夹到他的小碗里。 看着唐穗穗这利落的动作,苏云落忍不住轻笑一声,将蒜台的盘子直接端到了芮芮面前,“他又不是不会自己吃。” 唐穗穗瞬间无事可做,只能扁了扁唇,默默地一边喝水一边逗着芮芮。 “其实插进来一个人也蛮好的,如果是一个神经衰弱的人就更好了。”、 苏云落深呼了一口气,淡淡道。 “这段时间秦域只要回到家,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都会毫无顾忌地练歌。” 唐穗穗猛地瞪大了眼睛,“秦域他……唱歌?” 苏云落默默地点了点头,顺手将自己点的那些唐穗穗喜欢的菜品全都换到了唐穗穗的面前,“唱得一般。” 不过秦域却对自己很有信心。 这种自恋的毛病,倒是很像厉景城。 况且,他还说了,就算他唱功一般,但可以去参加选秀,选秀节目这种东西还是看脸的,重在参与,自己的脸足够妖孽,不怕观众对他留不下印象。 “那我得找时间去你那里去见识见识。” 唐穗穗十分感兴趣。 她这个人,向来对帅哥没有什么抵抗力,所以听到苏云落说起来秦域会唱歌,自然一脸花痴。 苏云落无奈地耸了耸肩。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晚,她将芮芮送回到公寓给秦域看管之后,便拉着唐穗穗去了商场。 出狱这么久了,她还连一身新衣服都没买。 当然,除了买衣服之外,她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到商场去观摩一下,如今的首饰到底流行哪一种。 在网上查资料到底是纸上谈兵,不如自己亲自去做市场调研来得靠谱。 但是唐穗穗和苏云落完全不一样。 她对这些东西完全没有什么兴趣,除非出现了她特别喜欢的首饰,她才会停下脚步好好地看看。 其他的时间唐穗穗都出于东张西望的神游状态。 终于,在两个人逛到了第三家商场的时候,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一直神游着的唐穗穗却看到了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自己面前一闪而过,直接去了角落里面的儿童区。 唐穗穗向来对帅哥有着天生敏锐的观察力,特别是对于这种蓝眼睛的混血帅哥。 于是她的目光便跟着这个蓝眼睛的混血帅哥,一直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她哀叹一声,刚想收回自己的视线,却看到了一个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人。 苏安夏正推着婴儿车和那个混血帅哥走在一起,两个人之间有说有笑,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来婴儿去给孩子买东西的小夫妻一般。 如果不是唐穗穗知道苏安夏的丈夫是谁,还真的会以为这两个人是一对呢。 “苏云落苏云落。” 唐穗穗连忙大步地跑到了商铺里面,伸手拉过正在和销售小姐攀谈的苏云落,“大八卦,大八卦!” 苏云落微微皱了皱眉,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态度不错的销售小姐,刚说了两句半就被唐穗穗拖出来,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但是唐穗穗根本就不管苏云落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直接拉着苏云落趴到了栏杆上,指着下面的儿童区,“你看。” 苏云落皱眉,原本就对唐穗穗所说的八卦没有什么兴趣,也只是象征新地垂眸看了一眼。 只一眼,她的身体就微微地怔住了。 楼下的儿童区里面,苏安夏正在一边将一条公主裙放在婴儿车里面的小女孩身上比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男人则是一脸宠溺的笑容,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回身推着婴儿车,两个人在一起继续逛着商场。 这两个人乍一看上去,倒真是像一对小夫妻。 苏云落一怔,这个男人,她认识。 他是苏安夏的心理医生,叫元泽。 苏安夏在美国治病的时候,他尝尝代替苏安夏和她沟通病情。 苏云落撇唇,转眸看了一眼身边饶有兴味地看着楼下这一幕的唐穗穗,“你在想什么?” 唐穗穗怔了怔,转眸看着苏云落那张有些莫名其妙的脸,“难道你不觉得……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奸情么?” 苏云落转身,不再去看楼下的那两个人,一边摇头一边搜寻着自己刚刚聊的那个店铺的位置,“有什么奸情,那个男人叫元泽。” 听到元泽这个名字,唐穗穗这才微微地皱了皱眉。 原来这个就是苏安夏的心理医生元泽? 她从来都只听过苏云落说到元泽,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长得还算是帅气,但是笑容中总是带了一丝她不喜欢的邪魅的邪气。 唐穗穗撇唇,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地跟在苏云落的身后,原来那个男人只是心理医生啊,她还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呢。 “心里有疾病的人,对心理医生原本就有一种特殊的依赖。” 见身后的唐穗穗一脸的郁闷的样子,苏云落便轻声地解释道,“虽然我也不喜欢苏安夏,但是这种东西,没有切实证据的时候还是不要随便乱怀疑。” 说着,她将自己手中拿着的一个儿童的米老鼠发卡扣在了唐穗穗的脑袋上面,轻笑,“容易惹祸上身。”

程敏接过纸巾,抽泣了一声,“谢谢。”

芮芮撇嘴,“秦阿姨和我说过,宋叔叔心里是喜欢她的,但是他不敢面对而已。”

芮芮撇嘴,“秦阿姨和我说过,宋叔叔心里是喜欢她的,但是他不敢面对而已。”宠物小精灵剧场版

“你不想让芮芮被他带回到厉家,我也一样。”

知道她现在还过得可以,她也就可以继续放心地追求她的事业了。

苏云落看着柳茹拉住苏安夏的样子,刚想说什么,柳茹却先她一步开了口,“云落,实在不好意思。”

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她却并不厌恶。

那天晚上苏云落喝了很多,宋清让也喝了很多。

“哦?” 厉少川挑了眉,等着秦域的下文。 看着他那张冷漠的脸,秦域的眸光微微地一顿。 半晌,他轻笑了一声,“厉先生大概忘记了,我是苏梓芮的秦爸爸。” 男人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淡淡地看着厉少川,“如果我是苏梓芮未来的父亲,苏云落未来的丈夫……” 他眸中含笑,“你说我们有没有交集?” 厉少川的眸光渐凉。 他冷眼看着他,“秦先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苏云落她不会嫁给你,我的儿子,也不会成为你的儿子。” 他的声音冷漠,秦域却从中听出了一分的不自信。 他笑了,“如果我想做的话,你相不相信,我会在一个月内,让苏云落成为我的人?” 男人说着,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面透出来的,全都是狠绝。 当年的他,一味地将那个自己认为最重要的女人向她喜欢的人的怀里面推。 那个时候,他一味地觉得,苏云落心里想要什么,自己就帮她做到就好了。 所以才会一直想尽方法撮合苏云落和厉少川。 甚至,为了苏安夏抢夺了苏云落身份的事情,和苏安夏吵了起来。 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但是结果呢? 结果厉少川将苏云落当成了复仇工具,在苏安夏回国之后,直接一脚踢开。 厉少川不相信苏云落,不相信厉景城,他只相信苏安夏。 想到这里,秦域的眸中露出一丝的冷漠。 厉景城身份的他,被死亡了。 他最喜欢的女孩成了杀人凶手。 他的哥哥娶了真正杀了他的凶手,甚至还生下了一个女儿。 在刚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秦域差点从美国直接飞回来。 他甚至冲动地想要回国杀了苏安夏,告诉所有人,他还活着!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相信厉景城活着。 也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厉景城。 五年前苏云落入狱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好转,人不人鬼不鬼。 所以,他蛰伏了五年,等到苏云落出狱。 他费力地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费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健康。 为的,是能够亲自手刃仇人。 他要看到苏安夏生不如死,他要看到苏安夏为自己的一切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的,但是不要盲目自信。” 厉少川笑了,“你不是苏云落喜欢的那一款。” “是不是盲目自信,要试过了才知道。” 韩叙淡淡地挑唇,“听说厉先生家里还有妻女,就这么搬到我们隔壁来住,我真有点好奇厉先生的目的了。” 厉少川微微地皱了眉。 目的么? 他原本就是居无定所,每次苏安夏找到了他的新家,他就会换一个地方住下。 这边的房子秦陌酒已经推荐好多次了。 这是秦陌酒之前刚刚回国的时候买的房子,小区不错,地点也不错。 至于为什么他忽然决定接受秦陌酒的好意,自然是因为看到了某个女人住在隔壁。 其实想要知道苏云落的住址很简单,只要在粥舍找人埋伏跟踪,总能发现。 想到这里,他淡淡地皱了皱眉,“秦先生管得未免多了点。” “我想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有问题?” 言罢,厉少川淡淡地皱了皱眉,转身离开。 秦域看着厉少川的背影,唇角挂着一丝的冷笑,“看来厉先生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为什么要和苏云落离婚?” 厉少川的身体,因为秦域的这一句话而微微地停滞了下来。 是啊,当初为什么要离婚呢? 因为她要离开他。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离开他的想法那么坚定。 她站在雪地里流着眼泪问他,如果她消失了,他会不会想起她。 他知道他留不住她。 所以,不如直接放她离开。 那个时候的她,对他,大概是已经没有感情了吧? 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 五年了。 对于当年的那些事情,他如今大概已经弄清楚了原委。 她是委屈的,是无辜的,是被他误解的。 她却忍下了一切。 所以后来,她真的是不爱他了吧。 他误会了她那么多。 他对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 怪他没有好好地和她说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 厉少川淡淡地苦笑了一下。 现在的他,自食其果吧。 厉少川离开后,秦域回到家。 他家的客厅里,苏云落正在和宋清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芮芮在她怀里已经睡着了。 秦域笑了笑,缓步走过去,揉了揉苏云落那一头凌厉的短发,“帮你赶走了。” “谢谢。” 苏云落冲着他笑了笑,“我有点想搬家。” 继续留在这里,迟早要出事。 厉少川搬到她隔壁的目的其实很明显。 如果不是为了她,就是为了芮芮。 但不管是她还是芮芮,都不想和厉少川扯上关系。 “不必搬。” 秦域打了个哈欠,靠在苏云落身边坐下,“厉少川神通广大,你带着他的儿子,你走到哪里,他都能找到你,何必折腾自己呢?” 他的声音轻快淡然,苏云落微微一怔。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秦域真的太像厉景城了。 他说话的方式,语调,以及他喜欢揉她脑袋的小动作。 和景城一模一样。 她吸了吸鼻子,“也对。” 这几天她才决定和厉氏集团的分公司合作,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呢。 可…… “他老婆不是你姐姐么?” 秦域冲着苏云落眨眼,“你有多久没和你姐姐联系了?” 苏云落一怔,半晌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深呼了一口气,“我想想吧。” 苏安夏这个人,她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提起。 “不必想。” 秦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听说厉少川的太太是个舞蹈演员,我做歌手的,总有办法能联系到她。” “打算用美男计?” 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宋清让微微地挑了眉,那双眸子在秦域身体的某处看了一眼,“你行么?” 秦域瞪他,“我怎么不行?” 宋清让一本正经,“要不我先带你回去检查检查?” 秦域:“……” 苏云落:“……” 她轻咳了一声,“那个,我先带着芮芮回去了。” 说完,她脸色微红地抱着芮芮匆匆离开。 房门被关上之后,秦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慵懒地枕着双臂伸长双腿,冲着宋清让挑眉,“过来检查吧。” “去你的!” 宋清让白了他一眼,“你真要去找苏安夏?” “当然。” 秦域闭上眼睛,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冷意,“都回来这么久了,也该去会会她了。” “可是你确定你能控制住你的情绪?” 宋清让皱眉,一脸的担忧。 关于秦域的身份和秦域和厉家还有苏云落的关系,他是在五年前苏云落入狱的时候知道的。 那个时候他在美国,一边照顾秦域一边照顾芮芮。 听到苏云落因为厉景城入狱的消息的那天,秦域差点冲上大马路,最后整个人摔在了医院的走廊里。 宋清让很讶异,为什么一向稳定的厉景城会变成这样。 慢慢地,他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明白了,苏云落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忍受厉少川。 他佩服苏云落,佩服秦域,却不希望秦域回国复仇。 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特别是秦域。 他的情绪不稳定,会影响到他身体的机能。 “差不多吧。” 秦域打了个哈欠,“我其实挺兴奋的。” “苏安夏做过的那些事情,我要一点一点地,全都还给她。” 他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八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晚上雷雨交加。 他去找苏云落的时候,撞见苏安夏和一个女人在楼梯间的对话。 “安夏,我才发现,你未婚夫不就是当初你妹妹一直做义工照顾的那个男人么?” “当初我还觉得可惜呢,明明那段时间该去做义工照顾人的是你,可是你因为和男同学出去玩喝醉了没去,这才让你妹妹占了便宜,照顾了那个帅哥足足一个多月!”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你妹妹照顾了那么久的男人,最后还是你的!” 苏安夏冲着那个女人笑,“也多亏了云落照顾我未婚夫那么久,他才能恢复健康。” “不过安然,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毕竟少川以后是我未婚夫,被人说起他曾经被他小姨子照顾了那么久吧,好说不好听啊。” “好好,明白了!” 靠在走廊里,厉景城死死地皱了眉。 没记错的话,厉少川和他说过的是,苏安夏是那个在他失明的时候照顾了他整整一个月的女孩。 厉少川还说过,那个女孩在他失明的时候,给过他希望,给过他阳光。 她将电话号码留在他的石膏上,他恢复光明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她,她就是苏安夏。 可……厉少川说的,和刚刚苏安夏和那个女人的对话,完全是两回事。 厉景城抽了根烟,差不多也猜出来了其中的原委。 他转身,撞上送走女性朋友回来的苏安夏。 那个时候的他心高气傲,直接当场指出了苏安夏的谎言。 苏安夏假装认错,将他带进了房间。 后来…… 秦域挑唇肆意地笑了,“宋哥,你说我装鬼去吓唬苏安夏,她会不会吓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