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梅西之歌,梅西和c罗谁厉害,世界杯阿根廷梅西,梅西离开巴萨去哪了

发布时间:2019-10-23 06:47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江一辰把车开到了顺城的一家西餐厅门口,他下车把车钥匙交给服务员停车,过来一把牵住了我的手。 “唉?江少?好久不见。”正巧门口站着一个带着女伴的公子哥儿,过来跟江一辰打招呼,“这位是你朋友圈发的那位真命天女?” “是啊,我女朋友尹月。”江一辰把我拉到他身边,伸手揽住了我的腰肢,“尹月,这位是辉悦设备的钱总。” “尹月?天宁那位?”钱总看着我,脸上虽然波澜不起,但眼底的诧异很明显。 我身为天宁的大小姐,却差点被入赘的老公搞到净身出户,这件事情在顺城闹得挺大,这些圈子里的人哪怕跟我素未谋面也多少听过一点。 “钱总你好。” 我尴尬地笑笑,想稍微拉开点和江一辰的距离,但他的力气很大,压根就不允许我躲避。 钱总看着我们两人之间的互动,眼神带上了两分玩味,跟江一辰寒暄了两句,和女伴进去了。 “你躲什么?” 听着江一辰带了点不高兴的口吻,我苦笑着说:“你一个钻石王老五跟我一个离异妇女扯不清,你倒是心安理得,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 “你怎么了?这不是挺好看的嘛。”江一辰声音不大,理直气壮,“而且这证明你有魅力,连我这钻石王老五都逃不出你这狐狸精的手心,你应该骄傲才对。” 江一辰的话很有道理,我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闭上嘴巴乖乖跟他走。 走进餐厅,领班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我随便点了个套餐,不好意思去看坐在正对面的江一辰,转过头去看窗外的秋景。 窗外的法国梧桐已经因为季节变了颜色,翠绿的叶子染上了一片金黄,风一吹过沙沙响,带了一抹秋天的浪漫。 只是看着看着,我的视线就停留在了玻璃窗上江一辰的倒影上面。 丰神俊朗的容貌配着漫不经心的神情,怎么可能会有女人不被他的容颜迷住? 更何况,他内在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个花花公子。 他是一个迷,一个让人无法猜透的迷。 尽管我跟他交易的时间很长,而且也上过那么多次床,可是到现在为止,即便他已经彻底把自己的身份揭穿,可他身上的神秘感反而变得更加浓厚。 “尹月。” 江一辰忽然叫了我的名字,我转过头看着他,眼眸灼灼地锁定了我:“现在你是我女朋友,想看我可以正正经经的看,不用偷偷地瞧。” 我没想到刚才的偷看居然会被发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乱了,下意识地反驳他的话:“我没有……” 江一辰没说什么,只是冲我笑笑,眼神里尽是不信两个字。 “在我们合作的期间,你可以把这一切都当成真的。” 江一辰拿起桌上的餐巾替我叠好,动作温柔且眼神缱绻,指腹划过我的手背,酥酥麻麻的,全然就是完美的男朋友。 可以当成是真的…… 这句话让我从刚才的沉迷中清醒了许多。 我们之间不过是交易,不管他多么温柔,多么体贴,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一场交易。 乱了的心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忽然就平静了,心底一片苍凉。 我收起多余的情绪,冲江一辰甜笑,犹如陷入爱情的小女人:“好,一辰。” 我声音跟吃了蜜似得,然而我的眼神清醒无比。 明明按照江一辰说的那么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江一辰眼神一暗,脸上的笑容如同覆盖了一层寒冰,一如昨天夜里给我的那种疏离感。 这一餐饭吃得我食不知味,从餐厅出去的时候,我主动挽住了江一辰的胳膊,笑语晏晏,完全不像来时的羞涩,全然没把江一辰眼底的冰冷放在心上。 上车送我回家的路上,江一辰和我谁也没说话。 我看着窗外往后闪过的景物,脑子里想的全是和江一辰曾经融洽的相处,那时候我万万不会想到,我们之间会变得如今天这般尴尬。 江一辰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我下了跟他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往家走,不敢去看他的神情。 “尹月。” 江一辰叫了我一声,我停下脚步看向他,他脸上毫无表情,我猜不着他现在的心情。 我呆呆地问他:“什么?” 他忽然勾唇笑了笑:“你这个礼拜收拾一下东西,下周搬到我的别墅来住。” 丢下这句话,江一辰一踩油门就走了,我看着没入夜色的车尾灯,大脑迟钝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话。 搬去他的别墅住?那意思是我们两个人同居? 我心里有些慌,现在没住在一起,我都容易被心底的感情模糊了界限,如果住在一起了,我真的能控制好自己的感情和心的方向吗? 江一辰的一句话,让我一整夜都没睡好觉,晚上不停地做噩梦。 梦里的江一辰在我和他住一起后带回来了新的女人,然后在我面前各种秀恩爱,让我看得心里滴血。 因为太难过,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脸上残留着泪痕,洗脸的时候看着红肿的双眼,我忍不住狂骂自己没出息。 江一辰过来接我上班的时候看到我红肿的双眼,冷冰冰地问我:“怎么?跟我一起住就这么让你委屈?” 我自然不可能跟他说我做梦都被气哭了,淡淡地白了他一眼说:“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到了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所以没能控制情绪。不就是跟你一起住,又不是去龙潭虎穴,我委屈什么?” 明明是我不高兴故意说来怼江一辰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听了反而冲我笑了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也不再提谈我眼睛红肿的事情。 接连好几天,江一辰固定送我上班又接我下班,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彻底在顺城传开了。 公司里对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八卦传得满天飞,就算是王筱柔那里也递了不少我和江一辰的恋爱罗曼史去,搞得小姑娘整天看我都一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弄得我哭笑不得。 只是我和江一辰名正言顺的公开反而没听到周围圈子有说其他的,大多数女人对我能找到江一辰这个钻石王老五可是羡慕嫉妒恨,甚至还有两个阔太私下跟我联系,问我是怎么钓男人的,如果有什么养小鬼请符咒的门路也介绍给她们抓抓枕边人的心。 我能说什么?只能说是工作上的接触了解过多,日久生情了。 比起这种让我哭笑不得的问候,我更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眼看就是周末了,乔娜又打电话给我确认了周末的约会,再次提醒我一定要把江一辰给带上。 唉,我是真的头痛这件事情,带上见面也就算了,我怕乔娜看出我和江一辰之间没真感情这件事情来。好看小说"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江一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看着靠近过来的江一辰,忍不住大声地呵斥他。 这一刻,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天宁是不是和他合作,他曾经帮过我多少,我都顾不得了,拼命地挣扎想要从他手底下逃离。 然而女人和男人先天的力量悬殊就在这里,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挣脱不了江一辰的禁锢,就像是被猫踩在脚底的小老鼠,命不由我。 “你啊,到底我是应该为你的忠贞高兴,还是不高兴呢?”江一辰的神情变得冷峻且带上了一点暧昧,和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他一点也不一样,变得陌生,变得可怕。 我的第六感在这个时候疯狂地敲响了警钟,心底就像是被一百只小爪子挠着一样,迸发出了强烈的危机感。 眼前这个陌生的江一辰看起来很可怕,可是畏惧中又带上了一层疏离的熟悉感。 这时,江一辰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的视线扫过他赤裸的胸口,下意识地转头避开了去看他的身体。 然而数秒钟之后,我忽然好像看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看向江一辰的腹部。 他敞开的衣服下,腹部横着一道长长的疤,正是那个男人保护我的时候留下伤疤的位置! 我浑身的血在一瞬间变冷,停止了挣扎。 我不敢相信脑海里面那个摆在眼前的答案,但看着江一辰,我哆嗦着问他:“你是不是那个一直帮我的人?” “是。” 江一辰再次开口,声音已经和平时不一样,带上了一点沙哑,就如同他整个人的气质一样,陡然变得多了一层神秘和邪肆。 我不用闭着眼睛都能听得出来他就是那个男人! 全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都冰冷,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江一辰,看着这个我以为的朋友,实际上早已经和我有过肌肤之亲,跟我有过交易的男人。 我一直觉得我看懂了江一辰,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知道我有多么愚蠢和幼稚,又是如何被眼前的男人玩弄于股掌! 看着江一辰,我问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问题:“既然你已经隐藏了你是谁,又为什么要让我和江一辰在一起?” 我知道江一辰从一开始隐瞒身份,绝对是因为不想让我把他和花花公子这个形象连接起来,在暗中跟我进行交易。 既然他已经这么做,而我也从来没有起疑,他为什么又要忽然让我和他公开的身份在一起? 如果是曾经那个脑子极为单纯的我,我或许会误以为这是因为爱情,但现在的我,只觉得害怕。 江一辰松开了抓住我双臂的手,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从头到脚一寸寸地看,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似得。 “因为我想要在明面上也能保护好我的东西。” 江一辰的解释只有一句话,但我心里已经知道他没说出口的部分了。 我想起了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帮我,又为什么会给我这么多帮助,他总会说因为我是他的女人。 我曾经以为那是因为爱情,但很显然,这并不是爱,只因为我只是一个属于他的物品。 他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只是因为我身上已经有了他的专属烙印,他不会允许我毁在别人的手里,所以他想要跟我建立表面的真正关系,方便保护我。 当然,也是为了方便掌控我。 血淋淋的现实就像是一个秤砣死死地压在了我的心口,堵得我喘不过气,逼得我鼻头泛酸。 我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想要躲到卫生间痛哭一场,然而还没走出两步,江一辰直接拉住我的手腕,把我拖了回来抱进怀里。 “江一辰!”我情绪绷不住,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你能不能给我最后一点尊严,让我单独待一会儿!” “不能。” 江一辰的声音待着两分戏谑,带着两分冰冷,和他嘴角挂着的淡笑恰好成了反比:“从今天开始,你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只要我在你就不能避开我。” “你!” 我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完全被他的态度激怒。 绝望和痛苦让我失去理智,就着他抱着我的姿势,一口咬上了他的胳膊。 我真的恨,我恨我怎么会有眼无珠爱上姜岩,惹来了这个煞星! 我更恨自己还会为了一个看不见的男人心动,成了江一辰眼里的笑柄!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他做这个魔鬼的交易。 可是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回不去了。 我在这场交易里面爱上江一辰的那一刻,注定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就像现在,哪怕我因为江一辰的欺骗气愤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也没有办法真的下死口去咬他一样。 江一辰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我发泄情绪,直到我累了以后,才把我放回了床上,让我休息。 痛哭一场再加上情绪的发泄,让我疲乏无比,情绪稍微放松了一点,我顿时陷入了沉沉睡意中。 我睡了很久才醒过来,已经是夜半三更了。 我坐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江一辰没了踪影,就如同他隐瞒身份每次和我约会时一样。 只是这次…… 我习惯地看了一眼手机,没看到他给我的短信,嘴角忍不住浮出了一抹苦笑。 隐藏身份时候的他还会装作在乎我,叮嘱我这个那个,现在被揭穿了真实身份以后,他居然连这点应付都吝啬施舍给我了。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打算去浴室洗个澡回家休息,不想再继续停留在这个充满了他气息的房间。 从浴室出来,我正就着黯淡的灯光穿衣服,却听到一旁传来了他的声音。 “怎么?知道你爱的那个男人是我,后悔了?你就这么想跟江一辰这个人撇清关系?” 我吓了一跳,转过身才看到坐在阴影沙发处的江一辰。 他交叠着双腿,一只手拿着杯威士忌正在满品,轻轻摇动的酒杯中,冰球和玻璃杯撞击出了清脆的声音。 少了花花公子这一层假面具以后,江一辰疏离冷漠的神情,让他那本就得天独厚的容貌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我没……”下意识地,我想要对江一辰解释,然而话说到一半,我停住了。 如果我说没后悔,那不是就告诉江一辰,哪怕我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就是他,我也依然无可救药的对他着迷吗?添加"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他靠近我,亲了一口我的额头,对我说:“最近我不用负责JK那边的事务,清闲了不少,我们一起看看怎么养育孩子,好不好?”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我看了一下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前方的门缝里漏出了点暗蓝色的光,能让我约莫看清楚自己身处在一个狭小的环境内。 我摸索着爬起来坐着,摸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依旧完好,但随身的包和手机已经没了踪影。 想起那些人把我弄来的手段,我再蠢也知道自己恐怕是中了什么圈套了。 这个圈套应该不是那个男人给我设下的,可如果不是,那么这件事情又和谁有关? 此时此刻,我没有办法和身边任何一个人联系,更不知道我现在处于什么地方,面临什么样的状况,心里又是焦虑又是着急。 可哪怕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就算给我发送短信的陌生号码骗了我,那么一直跟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是否也遇到了什么麻烦,才会到了销号的地步。 只要想到那个人身上曾经的疤痕,只要想到那天晚上他被血浸透的衣服,我心里再多的慌张和恐惧,也勉强自己勇敢起来。 我必须先从这里逃出去才行! 打定了主意,我冷静下来衡量自己现在的状况,发现手上的绳扣虽然比较短难以解开,但因为我双手被绑在了前面,能够摸索着解开脚腕上的绳索。 我慢慢地把脚上绳扣解开,随即扶着一旁的墙壁站了起来。 这个狭小的空间很黑,因为光线原因,我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只能靠手去摸。 沿着墙壁往前走了几步,我脚尖碰到了一个不锈钢的东西,踢着它发出了当啷的脆响。 我心里暗道不好,果然,紧闭的门立刻被人推开,之前在酒吧遇到的那个男人一脸凶狠地走了进来。 “妈的,臭女人吵什么!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打死你!” 他一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狠狠地掼在地上,我手肘正好曲折着磕下去。 骨头硬磕着地面,钻心的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了惨叫声。 “好痛!” “叫你他妈吵老子睡觉!叫你吵!” 这个男人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痛苦减少辱骂和殴打,他飞起一脚踢到了我的肚子上,腹部被重击的痛让我眼前猛地发黑,几乎喘不过气来。 冷汗一瞬间从身体里面被痛苦和窒息感逼了出来,我背心立马就湿了,肚子里面的痛和手肘的痛让我憋不住哭了出声。 然而我痛哭他也没停止殴打我,我只能用手臂护着肚子和脸,大声喊救命,声嘶力竭地喊救命。 这时,外面跑进来了一个年轻男人,他上来拉住了这个男人,赔笑说:“田哥,那边说了这个女人暂时还不能动,你要是把她现在就打死了,抓不到她姘头,咱们也拿不到剩下的钱啊!” “妈的,又不让我搞这臭婊子,又不让我打她,屁事情真多!”田哥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年轻男人,“那边可别跟我玩花样!不然,刘勇,我他妈连你一起收拾!” “田哥,我都靠着你吃饭呢,哪儿能坑你啊!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情,你先休息啊!” 刘勇态度恭敬地送走了田哥,走到一旁摁开了电灯开关。 屋子的墙壁上‘啪’地亮起了一个昏暗的灯泡,我总算看清楚了这个狭小的空间。 这是个四壁斑驳的小房间,只有十个平米左右大,我现在处在房间的一侧。 另一侧堆放了一些诸如坏掉的塑料板凳啊,发黄的白色塑料桶什么的,这里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储物间。 “尹小姐,我劝你别搞事了,不然田哥要真上你,或者再打你一顿,他脾气大拳头狠,我也不敢再来救你一次了。” 这个叫刘勇的男人剪着小平头,我记得这个人,他就是之前坐在路灯下面包车里面的那个人! 事实再次证明了我之前的直觉没错,只是我醒悟得太慢了,太盲目相信短信另外一头的就是那个值得我相信的人。 “你知道我是谁,你应该知道我也有钱……”我忍着腹部的痛,小声地对他说,“如果你能放我走,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 刘勇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尹小姐,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我们把你放走了,我们交不出人来,这条命就没了。” 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除非这事情要命。 我抿紧了嘴巴,不再说话,心里忍不住想到底是谁这么恨我,而且又这么有手段,让这些混子绑架我。 但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刘勇说过的话,留着我的这条命是为了抓到我的姘头! 我心里一惊,心底不由地暗自为那个男人担心! 之前他来找我的时候就受过那么重的伤,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绝对不是好相与的,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他不利! 可是,我脑海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话。 我和那个人就算有过肌肤之亲,就算他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可那又能说明什么? 我怕他因为我的关系上当受骗被抓过来,然而更害怕即便他知道我被抓了却无动于衷,让我一个人身陷险境。 我不怕死,但我是真的怕自己在他心底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你要是一直都这么配合,至少死之前还能过两天舒服的日子。” 刘勇把我从地上扶起来靠墙坐下,然后去从外面拿进来一个面包和一瓶水,放到了我面前。 “你能答应我别闹事不?要是能确定不搞出太大动静,我就不绑着你的腿了,不然等下你内急只能拉在身上。” 都到了这个地步,我肯定不想死也死得狼狈,我点点头低声说:“我答应你,绝对不会惹麻烦。” “行,等下你吃了东西自己休息。”刘勇指着一旁的白色塑料桶对我说,“你如果有内急就用那个白色桶子凑合一下,明天我女朋友过来了,她可以陪你上厕所。放心吧,要是顺利,你过不了几天苦日子。” 苦日子…… 一想到这些人的目的是要我和那个男人死,我心沉得厉害,压根就吃不下东西。 而且刚才那个田哥踢我的时候很用力,我感觉自己肚子痛得厉害。 刘勇要出去的时候,我叫住了他,小声地恳求他:“请留一盏灯给我好吗?我不想解决了内急弄得到处都是,到时候累着你们收拾也不好……” 刘勇迟疑了一下,没说什么,关上门走了。 我背着门拉起衣服看了一眼肚子,一大块淤血嵌在雪白的皮肤上,说不出的刺眼。 除开肚子上的伤,胸口和手臂也是伤痕累累,我唯一能暗自庆幸的是那个叫田哥的男人不会动我,不会发现我身体的秘密……美N小说"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难怪你跟姜岩离婚了也没我以为的那么难过,干得漂亮!”乔娜拖长了声音,拿出手机在我脖子上拍了一张照片,递到了我面前,“你那个情人的占有欲还真是强烈呢,这么激烈的吻痕印在那儿,生怕别人看不到似得。” 我看了一眼照片,脖子上不仅有一个几乎淤青的吻痕,还有浅浅的牙印。 乔娜一脸坏笑地凑近了我,压低声音说:“老实坦白,你对象是谁!哼,可不能比姜岩糟糕,不然我不会答应哦!” 我想起了那个人和我之前的一切,脸一下就红了,把头发放下去遮住了痕迹。 “娜娜,这件事情我们回头再谈,现在我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吧。” 用肚子饿当成借口避开了娜娜的追问,我闭口不回答和那个男人有关的任何问题,乔娜问了一阵以后也就不问了,表情有些不开心。 我不是不想跟她分享我的感情,而是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说了恐怕又会被乔娜追问出交易的事情,她怕是会被气得原地爆炸。 吃饭的时候,乔娜问了一下我离婚协议那些,我跟她说了我会收回婚房和爸妈的遗物,她一口就把去清查这些的事情揽在了身上,要跟我一起去。 我准备周末去婚房那边,提前给姜岩打了一个电话,他没接,我给他电话留语音信箱了。 周末早上起来,乔娜开车来我家接我,然后再一起去了婚房那边。 我拿钥匙打开了大门,走进了这段时间一直没来过的婚房,心情有些低落。 我曾经一手一脚布置的婚房已经大变样了,温馨的小物件全都无影无踪,换上了浮夸的公主风格,尤其是素净又不失简洁大方的窗帘,变成了重重叠叠的蕾丝。 “都是些什么鬼玩意儿!” 乔娜的反应比我还大,直接上去抓着窗帘往下撕,看得我哭笑不得。 我正想说话,一个尖锐的声音在楼上喊了起来:“尹月!你想干嘛!” 我抬头一看,只见顾浅浅站在楼梯上,两只眼睛像是要冒出火似得瞪着我。 “干嘛?”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不干嘛,作为房主,我要把这套婚房收回来。” “你要收回房子?凭什么?!” 顾浅浅还没说话,一瘸一拐的崔有情从她背后拄着拐杖走了出来,朝我骂:“这房子是我儿子的,你凭什么收回去!不要脸的荡妇,你都出去睡男人了,还有脸来我这里闹!浅浅,你快去打电话叫阿岩回来!” “我和姜岩前两天离婚了,离婚协议上,这套房子是他还给我的。” 崔有情说话刻薄,我也不给她留脸,有一说一:“另外,这套别墅的房主从来都不是姜岩,是我尹月,就你儿子挣得那几个钱,能买得起别墅?要是能买得起别墅,也不用花心思在我身上了,何至于让你喜欢的顾浅浅当了个不要脸的小三?” “就是,都说现在这个社会卖女求荣,我乔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卖儿子求荣的妈。”乔娜损人比我更不留情面,“你那龟儿子也就只能趁着尹月不防备的时候骗骗她了,换一个家里没出事的白富美,谁看得上他啊。” “就尹月那个下不了蛋的母鸡,也配跟我儿子在一起?”崔有情被乔娜的话刺激到了神经,一张脸气得通红,一边从楼上往下走,一边乱骂,“什么白富美,连大学都没毕业,我儿子可是国外名牌高校毕业的人,什么女人配不上!” 乔娜本来骂的正高兴,忽然转过头问我:“尹月,你后来没去继续把学业完成?我的天,你的老师可是……” 我苦笑着点点头道:“那时候爸妈走了,我回来身心俱疲,全心全意都放在了姜岩身上,哪里还想出国?这也是我的报应,为了一个男人卑微到这样的程度,老天爷也看不下去才让我清醒。” 顾浅浅拿着电话给姜岩打了电话,听到我说的话忍不住冷笑:“尹月,你读不下去书可和别人没关系,别以为咱们圈子不一样我就不知道,杰森的学生必须在毕业前拿到设计赛的奖项。就你的天分,也能拿奖?” 我懒得跟顾浅浅争辩,没读完大学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我人生的遗憾,确实怪不得别人,只怪我意志力不够坚强,才会落入了姜岩的圈套。 不管顾浅浅怎么奚落和看不起我,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并不是言语上回击她,而是将婚房收回来。 看着不属于我的东西布满了婚房的角落,我走过去,准备把它们收起来等下让顾浅浅打包带走。 崔有情这时走到了楼下,冲我大喊:“臭婊子,你敢动这里的东西试试,看我不撕了你!” 本来还想着让她们两个打包的,我回过头斜斜瞄了崔有情一眼,抓起一个浮夸的琉璃桌灯就砸向了崔有情前面的地上。 “哐啷!” 琉璃灯被砸了个粉碎,碎片四溅,吓得崔有情一愣,立刻坐在地上撒泼起来:“救命哪,有人杀人啊!快报警!” 我拿起座机砸到她脚边,冲她扬扬下巴:“报警,谁今天不报警,谁是孙子!” 一旁的乔娜摆明了气崔有情,拿着东西一件一件砸起来,吓得她直哆嗦,生怕乔娜手里的东西砸到她身上。 顾浅浅没想到我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特别理直气壮,抖着手又给姜岩打电话,崔有情也吓着了,抓住电话就打110. “砰!” 大门被打开,姜岩黑着一张脸冲了进来,抓起崔有情手里的座机砸到一旁。 “报什么警!脑子堵住了?!” 崔有情一个人拉拔姜岩长大,姜岩对我虚情假意,对他这个妈可是放在心上的,重话都从来不说一句。 现在姜岩吼了她这一句,她眼圈一下就红了,两把擦花了脸上的妆:“姜岩,我的好儿子,你居然为了这个贱女人吼我!你妈都要被气死了!” “妈!”姜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崔有情从地上扶起来到沙发坐好,“求你了,别添乱。” 说完,姜岩看向顾浅浅,问:“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带我妈回永森路那套房子里面去吗?浅浅,你忘记了?” 姜岩的声音很轻,但能听得出来他此时此刻压着火气,顾浅浅这时跟吓着的鹌鹑一样,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我没忘记,我昨天跟妈说了这事,妈说不走的。” 就顾浅浅的德行,我估摸着崔有情说的不走指不定也有她怂恿的一份,不过这事情得让她们自己狗咬狗,我不掺和。 这时候,姜岩转身走到了我面前,脸上的狰狞和愤怒几乎压不住。 “尹月,你要收回房子就收回房子,干嘛闹这么一出!” “呵呵……”我冷笑着看姜岩,“给了你们搬家的时候不走,现在倒成了我的不是?我今天要不来清垃圾收婚房,谁知道你们还要在这里住多久?对了,你妈说要报警,要不要我帮你拨个110,咱们去警察局好好说道说道?” 我手里捏着能把顾浅浅父女两弄死的证据,现在姜岩为了她牺牲这么多,我就是赌姜岩舍不得顾浅浅。 姜岩被我的话气得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他瞪着我好一会儿,转头对崔有情和顾浅浅说:“去收拾东西,我们走!”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江一辰在楼下喝咖啡等我吃午饭。 坐在餐桌上,江一辰跟我闲聊了几句,大致就是把公司今年时尚大概走的方向跟我谈了一下。 我听着听着,心里有了一些想法,然而这个想法和他们本来要走的方向有些不同,所以我心里满是忐忑。 江一辰他们真的能够接受我的想法吗? 下午四点多快五点,小方把人接到了别墅,是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 我一眼就认出了职业白骨精妆容和行头的这位就是Yes的负责人薛婧苑,在不知道江一辰才是实际操盘手的时候,我对她已经有了不少好感,尤其是公司整体的设计上,他们把控的很好。 现在虽然知道江一辰才是真正的幕后人,可我对她的好感一点也没减少,因为从昨天晚上我听她和江一辰谈话,我能感觉得到,这个女人不仅聪明,而且相当有自己的想法,否则也不会跟江一辰就这个问题讨论了这么久。 江一辰把我们带到了书房,给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薛婧苑跟我点头握手问好后,很直截了当地问:“老大,你说已经找到设计备用方案的设计师了,是哪位啊?我这边都已经接洽了好几个新锐设计师,还不是很满意……” “我说的设计师就是她。”江一辰直接打断了薛婧苑的话,对我点点头,“尹月在珠宝设计上的眼力不错,也很有想法,我想让她也参与到备用方案的设计上来。” “这样吗?”薛婧苑转头看向我,眼神有些疑惑地问,“尹小姐,请问你的作品参加了些什么样的比赛?我能看看风格吗?恕我直言,我看你很面生,不像是设计圈的人啊。” 提到这些资历,我脸一下就红了,连忙摆手说:“薛小姐,我暂时还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 薛婧苑一听,一双眼睛顿时瞪大了,她看着我好几分钟,又转头看向江一辰说:“老大,我们能私下谈谈吗?” 她这话一听就是对我相当不满意,撇开我想跟江一辰直接沟通。 我听她的话却丝毫也没生气,她不信任我也是正常的,毕竟我没有资历也没有任何名气。 或许在圈外人听来,我曾经跟着杰森·道奇学习的资历已经能拿得出手了,可是对于真正需要设计师的公司来说,我没有任何作品可以作为参考,也没有任何比赛的资历可言,贸然用我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如果薛婧苑不愿意用我,我也没半句怨言,换做是我,我也不会用一个毫无经验和资历的人,来参与设计公司最重要的拳头产品。 我一埋头准备离开,不料江一辰却开口了:“尹月,你不用走。薛婧苑,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当着她的面说。” 江一辰的话让我和薛婧苑都倍感意外和尴尬,我看着她不好说话,而她看看江一辰又看看我,一咬牙就说:“老大,你要用一个圈外人来设计公司最大众的产品,这件事情我坚决不同意!我无法信任一个什么都没办法提供的‘设计师’!” 薛婧苑说设计师三个字的时候,话很重,就像是一巴掌扇到了我脸上,火辣辣的痛。 是了,没资历还能被江一辰推荐参与公司的设计,我和江一辰的关系也被放大检视了。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江一辰却说:“你信任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让你过来,不是想要知道你的想法,而是向你介绍尹月这个人。” 江一辰这话很重,哪怕是薛婧苑的表情也绷不住了。 “老大,我跟你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做的决定这么莽撞!我这边还有设计师可以联系……” “我说了,备用方案这边交给尹月来做,至于原来的设计师沟通那一块,让你要多费心了。” 江一辰断然地话让薛婧苑脸色红了变白,白了变青,她最后看了我和江一辰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书房。 看到薛婧苑离开时候的眼神,看我跟看祸国殃民的狐狸精妲己似得,我连耳朵都烫了起来。 我抬头看着江一辰,小声地问:“江一辰,这事情交给我来做,会不会太突兀了?我本来意思是只想参与设计……” “不突兀,你只管设计你的,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说着,江一辰顿了一下,接着说,“之前我提议让你来帮我设计,并不是开玩笑或者随便说说,我是认真的。” 江一辰的话让我心里听了变得滚烫,我没想到他会提起之前说的话。 他是说真的,那我也会竭尽全力来回报他! 我点点头对他说:“放心吧,这次的设计我会竭尽全力来做,一定会交给你一份满意的答卷。” “你尽力就行,别把自己逼得太狠。” 江一辰的声音还是跟之前那样,带着一点疏离,但是我的心里并没有半点难过。 我想,或许这或许就是他表现感情的方式。 薛婧苑生气归生气,但是江一辰说的话她也接受了,跟我一起开会对设计进行讨论。 设计的时间非常有限,我这边没有太多机会纠错,所以我选择把自己曾经的一些灵感加上了新的元素给薛婧苑看。 薛婧苑对我的想法了解了一部分以后,并没有全盘接受,对她来说,我提出来的想法和她想要的潮有点不搭调。 “尹小姐,面对年轻人的这块时尚不是不能这么做,但是这个设计的理念和想法不够潮,在后续的推广上,恐怕有些难度。” 时尚这边的市场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消费群,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设计理念相当于会稍微和这个消费群体的预期目标有所偏移。 可是我相信我的判断,所以我把我研究的方向和数据丢了出来。 “目前Yes虽然和国外的潮牌进行深度结合,但更大的市场还是在国内。去年一整年,娱乐圈突然翻红的明星都是略微清纯的类型,而且支持的群体也大多都是年轻人。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尽管走时尚的市场,我们也可以做一些方向上的增加,而不是改变……”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不论那个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尽力争取孩子的抚养权,绝对不会把孩子让给任何人,包括江一辰。

不论那个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尽力争取孩子的抚养权,绝对不会把孩子让给任何人,包括江一辰。水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