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hdpe塑钢缠绕排水管,长春hdpe波纹排水管,hdpe沟槽式超静音排水管,聚乙烯塑钢缠绕排水管报价

发布时间:2019-11-09 10:01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被厉靳年一盯,安暖清有些慌乱,忙抽回手。 “嘶——”安暖清动作过大,厉靳年的手也跟着缩了过去,扯到了伤口。 安暖清吓得定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紧张的看着厉靳年。 从疼痛中缓过神来,厉靳年眯着眼睛看到安暖清紧张的神情,不由得笑笑,问道:“怎么,心疼了?” 从呆愣中被撤回现实,安暖清轻轻推开了厉靳年紧抓着自己的手,撇了撇嘴。 “谁心疼你。”安暖清偏过头,说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去哪?”厉靳年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声线微微颤抖。 “瑾瑜还需要我照顾。”安暖清头也不回的往病床外走去,脚步顿了顿:“瑾瑜的事,谢谢你……” 安暖清的声音小到自己都很难听清。 “真想谢谢我就过来陪我坐会儿。”厉靳年笑了笑道:“我可是因为你才受了伤。” “不了。”安暖清稍作犹豫便拒绝了:“瑾瑜还需要我的照顾。” 厉靳年沉默,不再挽留她。 娱乐新闻上,关于厉靳年、安暖清、顾乔乔三人的事情铺天盖地的袭来,就连在医院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这件事,还有很多人在猜测厉靳年对安暖清舍命相救的原因。 安暖清低着头听他们讨论,心中毫无波澜。 自从厉靳年醒来,直到他出院安暖清都没再来看过他。 出院后,厉靳年回到了别墅,屋内的物品已经清理过了,佣人也换了一批新人。 如今,别墅内却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厉靳年突然愣住了,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跑进房内寻找安暖清。 可厉靳年找遍了整栋别墅都未能找到她的身影,只在书房内的书桌上看到一封信。 厉靳年双手颤抖着拿起信封,轻轻拆开,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 信的内容很少,意思简洁明了。 安暖清离开了,并不再打算回来,她还是恨他的,无论他怎么弥补,之前做错的事情她都无法原谅。 看完信,厉靳年的眼睛变得通红,叫来了管家。 “给我查。”厉靳年尽量抑制住内心的怒火,沉声道:“如果查不出安暖清的去向,你就不用再出现厉家了!” 说完,看着管家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他泄了气似的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让我弥补你呢!”厉靳年声嘶力竭的吼着。 厉靳年的手机突然响起,打破了别墅内的宁静。 “厉总!”接起电话后,不等厉靳年做出回应,管家就急匆匆的说道:“找到了,找到了,安小姐的行踪!” 厉靳年眼睛一亮,期待着管家的后话。 “安小姐准备出国,现在还在机场,我们已经通知了机场,那场航班被推迟了。”管家大口喘着粗气,急道:“厉总快些赶……” 嘟—— 不等管家说完,厉靳年就挂断了电话,拿起外套就向外冲去。 厉靳年开着车一路驰聘赶到机场,最终在机场角落找到了安暖清和瑾瑜。 看着不远处的安暖清,厉靳年停住了脚步。 厉靳年突然反方向走去,他不能贸然行事,如果突然出现在安暖清面前,免不了会吵起来。 不一会儿,一名机场管理员来到安暖清身旁,将她带进了会员休息室。 安暖清在里面坐了没多久,门被悄然推开,她抬起头便看到厉靳年的脸,愣了半晌。 一旁的瑾瑜跳了起来,拍着手跑向爸爸。 厉靳年笑了笑,弯下身子将他抱起,宠溺的看着他。 “你来做什么?”安暖清回过神来,不给厉靳年一丝颜面,冷声问道。 厉靳年转过身将怀中的瑾瑜抱给身旁的管家,径直走了进来。 安暖清伸出手想要拉回瑾瑜,无奈厉靳年的身躯挡在门前,她想尽办法都没能出去。 厉靳年转过身将门关紧,走上前抓住安暖清的手,把她抵在门上,厉声道:“安暖清,我不许你离开我。” 安暖清愣了愣,随即冷笑,挑眉问道:“你以为你是谁,来限制我的去向?” “我是你的丈夫,瑾瑜的爸爸。”厉靳年的语气不容置疑,声线平稳:“别忘了,我们还没有离婚。” 安暖清甩开他的手,冷声道:“从一开始我便要离婚,是你不同意,你也不是瑾瑜的父亲,你的孩子早就死了!” “死在了顾乔乔手中!”趁厉靳年愣怔间,安暖清又强调着。 厉靳年身形微颤,心中不知是愤怒还是难过。 “不是的,就算你说出更狠心的话,我也不会放你走的!”厉靳年一把揽住安暖清的腰,俯下头,安暖清一偏头,他的唇便重重的砸在安暖清的脸上。 厉靳年感受到嘴唇的湿润,忙睁开眼,看到安暖清正在流泪,心中不由得抽痛着。 见厉靳年发愣,安暖清忙推开他。

顾乔乔大笑着离开,留下一肚子伤口的安暖清趴在地上等死。 陆子杰原来早就死了? 不,不会的! 安暖清不愿意相信,救陆子杰,是她撑到现在的唯一理由。 如果陆子杰已经死了,那她现在承受的一切,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捂紧了肚子上的伤口,安暖清艰难吃力的爬起身体,大量失血让她头晕目眩,思绪也变得恍恍惚惚起来。 摇晃迷离中,她竟然想给厉靳年打打电话求助。 身体与意识仿佛都脱离了控制,她扑到沙发上,留下大片血迹,抓住那座机,拨打烂熟于心的号码。 或许是因为这里家里座机的缘故,厉靳年接通得很快。 “靳年,救命,我快要死了……”安暖清迫不及待的求助,声音里充满了无助的绝望。 “安暖清,你逃出来了?”厉靳年喊声。 “我要死了!”安暖清加大嗓音,“你救救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厉靳年那边有几秒钟没说话,随后,安暖清听见他不耐烦吸气的声音:“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要死,就给我死远一点!” 说完,他啪的一声,重重挂断了电话。 嘟嘟——只有冰冷的提示音。 安暖清身形摇晃,视线漆黑,快要晕死过去。 她真是死性不改,还以为那个男人,会出手救她……根本不可能。 死远一点…… 这句话,不断的在安暖清的脑海里回荡,她跌跌撞撞的走出别墅。 腹部伤口出血不止,顺着她纤瘦的身体流下,在地板上留下猩红惨烈的脚印…… 去哪里死掉好? 安暖清一边走,一边控制不住的落泪。 她终究没能救到陆子杰,也没能保住腹中无辜的胎儿…… 安暖清浑身鲜血,吸引了路边不少人注目,但所有见她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谁也不敢随便靠近,都纷纷躲避,生怕惹上了什么不该有的麻烦。 有人眼尖,认出了她就是最近因为大尺度视频,以及偷拍同事洗澡等事情,而闹得沸沸扬扬的女明星安暖清,连忙掏出手机,拍照,录下视频,然后公布在网上…… 这些惨烈的,满是鲜血的照片和视频,迅速占据头条,网民震惊的同时,不由猜测安暖清浑身是血的理由。 是报复,还是自杀……不管是哪一个,这个安暖清看起来,都像是死定了! 身体越来越冷,安暖清视线也越来黑,头重脚轻,恍惚迷离。 她快撑不住了……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走了一个海边悬崖上,下面,是波涛汹涌的广阔海面。 死在海里,也算是一个好归宿了吧。 她摇摇欲坠的站在悬崖边上,海风猛烈吹拂,她像是一枚秋日落叶,随时都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安暖清!”被网络头条吸引而来的记者终于赶到,“你先别跳,告诉我们,你寻死的理由!是不是畏罪自杀?” 理由…… 安暖清意识恍惚,已经没办法认真的思考。 她站在悬崖边上,缓缓回头,海风吹起她柔软的黑发,她清瘦精致的面容上,只有绝望和苍白,像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木偶。 “厉靳年,你一直要我死……”她喃喃开口,声音被模糊在海风里,记者听不清,等他急忙上前去时,只来得及听见后半句,“那我便如你所愿,而我只愿,从此以后,与你生生世世,永远不相见!” 她说完,纵身往海里跳去。

历靳年来到小镇已经有一个月了,无论他怎么祈求,安暖清都毫不犹豫的拒绝,并离开。 历靳年并没有受打击,死皮赖脸的继续坚持。 一个月来,历靳年的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不再冷酷,不再无情,他现在要将他所有的温柔全部献给安暖清。 安暖清有时还特别烦恼现在的历靳年,他现在就跟个小孩子一样,“顽皮”得不得了,脸皮还特别厚,很多时候,安暖清都碍于羞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现在面对历靳年,安暖清觉得很轻松,不用担悠烦恼考虑别的问题,因为那是事情现在都跟他们没有关系。 见安暖清不放自己进去,历靳年一个翻身便翻墙进去了。“妈妈,妈妈,小偷。”却不料被瑾瑜瞧见了,历靳年连忙堵住瑾瑜的嘴,不让瑾瑜说话。 “爸爸偷偷跑进来的,别告诉你妈妈。”说完便蹲在瑾瑜面前。 看着瑾瑜的小脸蛋,历靳年也是深有感触, 瑾瑜也是他的孩子,分离了十年,怎么不会想他。 安暖清其实考虑过跟历靳年回国,但是这10年来,在这个小镇上,她活得很开心,人们互帮互助,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没有斗争,每个人活得都跟悠闲自在。 前几天,历靳年的求婚,是说给安暖清心动了,但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还有瑾瑜,瑾瑜面对历靳年这个父亲,他还很生疏,他还没能接受历靳年的存在。 所以她得等他,这样她们一家人才能幸福美满的生活着下半辈子。 到了瑾瑜开学的日子了,这天清晨,历靳年老早的就等在了房子外面,他想为瑾瑜尽一点做爸爸的责任。 “瑾瑜,起床啦!今天要上学。”安暖清往楼上喊去。 瑾瑜小跑着下了楼,嘴里还回应安暖清的话,“妈妈我知道,我下来了。” “来,宝贝,吃饭。”说着,安暖清将早饭端到瑾瑜面前。 吃完饭,安暖清准备开学第一天去送送瑾瑜。谁知道一开门,看到是站在埃围墙外面的历靳年。 安暖清,站着不动了,瑾瑜拉着她的手,甩了甩,“妈妈,你怎么不走了。” 安暖清是在震惊,她从未想过,这一天清晨,历靳年站在围墙边上,太阳的光辉从他头顶撒了下来,照在他的身上,仿佛历靳年整个人在发光一样。 或许历靳年真的做出来改变,这些日子,安暖清都看在眼里,她不是瞎子,她只不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接受她,她有点迷茫。 安暖清拉着瑾瑜走了出来,历靳年那么一个大活人站在那里,安暖清却当作没看一样,直直的走了过去。 历靳年连忙上前拉住安暖清的手腕,“暖清,我今天特意等着你们,你们就这么抛弃我了。” 安暖清转过头,看着他,“松手,等下瑾瑜上学迟到了。” 听到这话,历靳年一把将瑾瑜抱了起来,“今天我送瑾瑜上学,你回去吧。”说完,历靳年就带着瑾瑜走了。 “你今天怎么想着过来接我上学?”历靳年怀里的瑾瑜问道。 “你什么你,我是你爸爸,要叫爸爸。”历靳年用手指按了按瑾瑜的额头。 瑾瑜摸着额头,小脸都皱起来了,“你欺负我,小心我告诉妈妈,哼!”威胁一通,还哼了历靳年一声。 “小家伙还会告状吗?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 历靳年再说话,瑾瑜就不再搭理他了。 傍晚,安暖清打算去接瑾瑜时,历靳年已经带着瑾瑜从学校出来了,看着站在太阳的余晖下的两个人,安暖清的眼睛逐渐被眼泪淹没。 看着瑾瑜朝她跑过来,安暖清擦干净眼泪,一把抱住瑾瑜。 历靳年小跑过来,一把搂住安暖清的肩膀,“回家咯!”安暖清抖掉历靳年的手,拉着瑾瑜说跑就跑。历靳年也跟了上去。

顾乔乔见厉靳年与她如此亲密,心中怒火中烧,做势要为难安暖清。 但顾乔乔作为一线当红明星,也会把持好分寸。 开戏前,顾乔乔没有太为难安暖清,打算戏中再想办法对付她。 可顾乔乔会这么想,安暖清又何尝不是呢? 新戏开始拍了,厉靳年就坐在休息区通过监控看着二人对战的戏码。 休息时间,顾乔乔假意来找安暖清亲近,拉着她的手左右摇晃着:“暖暖,你演技真好,我觉得这女一应该你来演!” “是么?”安暖清甩开顾乔乔的手,随手撩了撩头发,冷声道:“我到不觉得,女二的性格刚好符合我。” “哪里,暖暖你这么温柔。”顾乔乔仿佛没有看出安暖清的厌弃,一味地靠过来。 安暖清笑了笑,问道:“那你愿意把女一的位子让给我么?” 听罢,顾乔乔一愣,她只是玩笑话,怎么可能让出呢,如果可以,甚至女二也不想让安暖清来演。 “这……”面对着镜头,顾乔乔勉强赔笑到:“这不是我能觉得的啊,我说了领导也不会同意不是么?” “我同意。”不知道厉靳年站在旁边已经多久,掀开帘子就说了这三个字。 顾乔乔听到后脸瞬间变得惨白。 “不,不行。”顾乔乔带着哭腔,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厉靳年一直盯着远处的安暖清,眼神在顾乔乔身上没有半刻停留。 安暖清感受到厉靳年的眼神,提脚走向厉靳年。 恰好经过顾乔乔时,顾乔乔有意无意的向安暖清这边挪了挪。 安暖清没有在意,径直走向厉靳年,和顾乔乔肩与肩撞在了一起。 “啊——”随着顾乔乔一声尖叫,以顾乔乔、安暖清为中心,围上来很多狗仔,举着摄像头准备看戏。 顾乔乔抬起头,一脸委屈,含着泪说道:“暖暖,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希望演女一,你演技那么好,实在应该你来演,可这个角色对我真的很重要。” 安暖清不作声,看着地上的顾乔乔。 围观群众里一阵唏嘘,甚至有人搬出了安暖清之前“偷拍”顾乔乔的事情,说她们长得像,连狠毒的心也一样。 “你们不要怪暖暖了。”顾乔乔突然站了起来,把安暖清挡在身后,哭道:“这不是暖暖的错,只是她有些着急了,一定不是有意的!” 说着,转过身,对安暖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问道:“对吧,暖暖,你只是着急去靳年那里。” 安暖清冷静的看着顾乔乔的眼睛,依旧不作声。 顾乔乔被盯的不太自然,不断躲避着她的眼神。 群众见状,好像怕事情闹不大一般,一阵指责安暖清的冷漠,说安暖清为了上位,不惜做小三,厉靳年和顾乔乔才是最般配的。 安暖清攥紧拳头,抬头看着不远处冷眼旁观的厉靳年。 厉靳年站在人群外面,抱着臂,也看着安暖清。 突然厉靳年看到安暖清眼神一闪,似是有一些恨意,厉靳年看着胸口有些闷,正欲走进去拉安暖清出来,安暖清却先开口了。 “没想到刚刚顾小姐摔的那么严重,现在站起来到是看不出有一点疼的感觉了?”安暖清毫不畏惧的凝视着顾乔乔的眼睛,冷静的问着。 顾乔乔语塞,在镜头前面低声哭泣。 后来厉靳年找来保安,以拍戏为由驱散了群众,这事才就此作罢。 陷害不成,顾乔乔却仍不放弃。 戏中,安暖清、顾乔乔驾马对戏 安暖清提前便嘱咐人给自己马下了药,她骑上马没过多久便被狠狠地甩了下来,砸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身。 顾乔乔见状,觉得老天都在帮她对付安暖清,于是装作自己的马也控制不住了的模样,骑着马就飞驰了过来,马蹄狠狠地踩在安暖清身上。 场面再次变得混乱,厉靳年闻声赶来,看到躺在血泊重点安暖清,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 安暖清倒在厉靳年怀中,嘴角渗出丝丝鲜血,抓着他的衣襟,弱弱的说了三个字:“顾乔乔……”便晕了过去。 厉靳年眼睛一红,愤怒的盯着顾乔乔。 顾乔乔慌张下马,装作担心的模样,冲到安暖清面前。 “暖暖,你不会骑马就不要逞强阿……”顾乔乔脸上写满了担忧,口中说的话却极不中听:“靳年,是我不小心,你把暖暖交给我吧,我带她去医院。” “滚!”厉靳年抱着安暖清怒吼着,眼神恨不得将顾乔乔千刀万剐。 顾乔乔愣在原地,看着厉靳年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刺痛。

电影《曾经爱过你》发布会现场,本来是播放预告片的环节,可是巨大的银幕上跳出来的,却是尺度极大的视频。 “天哪,那是不是电影的主演,安暖清吗?” 视频里,安暖清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跪在酒店床上,神情迷离,面色绯红,口中喘息诱人。 “那个男人是谁?传说安暖清是靠着卖身上位,难道是真的?” 发布会上全是记者,现在如此惊天大料,者全部激动的站起来,朝着台子上那个脸色惨白的女人蜂拥冲过去。 安暖清浑身冰冷虚软,靠在墙壁上,几乎站不住。 她跟厉靳年之间的私密床事,怎么会突然被曝光出来? 是谁? “安暖清,这个视频你怎么解释?” 记者把话筒怼到她的脸上,将她死死围住,问题更是潮水一样涌过来。 “那个男人是谁?这是你第一次被潜规则么?” “你为什么要在电影发布会上,公开这样的视频?是为了黑红吗?” “我没有。”安暖清本能的想跑。 可记者没挖出料来,怎么可能放过她,当即死死拉住她。 “苏小姐,视频的男主角是谁?视频里你如此不雅,与你清纯人设完全不符,请问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你是不是在欺骗公众?” “我没有!”安暖清推拒记者,“让开,让我走!” “苏小姐,回答我们问题!” 记者死死堵住路,涌动拉扯间,安暖清脚跟不稳,重重摔在地上。 可那些记者还不肯放过。 “让开啊!”安暖清大脑一片空白,情绪失控。 她胡乱的挥舞着双手,阻挡记者。 现场混乱,一个记者不知道撞到一旁的巨大广告牌,牌子摇摇晃晃,轰隆砸下来。 “小心!” 记者们连忙散开,而人群中摔倒的安暖清却躲避不及,被沉重的广告牌狠狠砸中。 “啊!” 保安姗姗来迟,连忙将记者们驱赶开,扶起安暖清,迅速退到休息室里。 安暖清被砸的鲜血横流。 她还没从那冲击中回过神,坐在休息室里浑身发抖,脸上的血也不知道擦。 门口又想起急促的脚步声,是导演来了。 “安暖清!”导演上前来便是狠狠一耳光摔过去,“看看你干的好事!我的电影全让你毁了!” 安暖清连忙道:“导演对不起,我可以弥补……” 导演一把将她推开,安暖清又摔在地上,磨破了膝盖。 “出了这种事,你多少钱都不够赔!你就等着被我起诉吧!” 导演摔门而去,顺便带走了所有的保安。 没了保安阻拦,那些记者很快就会重新将安暖清围住,刨根问底的追问不休。 安暖清怕极了,她抖着手指,给自己唯一的依靠,结婚一年的丈夫打电话。 “靳年,我……” “暖清,生日快乐。”厉靳年低哑的嗓音里带着愉悦至极的笑容,“生日惊喜,你收到了吗?” “什么?”安暖清思绪凌乱,完全没反应过来。 厉靳年笑着道:“发布会上的小插曲,喜欢么?” 安暖清猛然僵住,不敢置信。 电话那边,她的丈夫声音渐寒,字字如刀:“安暖清,这,只是开始。”

电影《曾经爱过你》发布会现场,本来是播放预告片的环节,可是巨大的银幕上跳出来的,却是尺度极大的视频。 “天哪,那是不是电影的主演,安暖清吗?” 视频里,安暖清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跪在酒店床上,神情迷离,面色绯红,口中喘息诱人。 “那个男人是谁?传说安暖清是靠着卖身上位,难道是真的?” 发布会上全是记者,现在如此惊天大料,者全部激动的站起来,朝着台子上那个脸色惨白的女人蜂拥冲过去。 安暖清浑身冰冷虚软,靠在墙壁上,几乎站不住。 她跟厉靳年之间的私密床事,怎么会突然被曝光出来? 是谁? “安暖清,这个视频你怎么解释?” 记者把话筒怼到她的脸上,将她死死围住,问题更是潮水一样涌过来。 “那个男人是谁?这是你第一次被潜规则么?” “你为什么要在电影发布会上,公开这样的视频?是为了黑红吗?” “我没有。”安暖清本能的想跑。 可记者没挖出料来,怎么可能放过她,当即死死拉住她。 “苏小姐,视频的男主角是谁?视频里你如此不雅,与你清纯人设完全不符,请问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你是不是在欺骗公众?” “我没有!”安暖清推拒记者,“让开,让我走!” “苏小姐,回答我们问题!” 记者死死堵住路,涌动拉扯间,安暖清脚跟不稳,重重摔在地上。 可那些记者还不肯放过。 “让开啊!”安暖清大脑一片空白,情绪失控。 她胡乱的挥舞着双手,阻挡记者。 现场混乱,一个记者不知道撞到一旁的巨大广告牌,牌子摇摇晃晃,轰隆砸下来。 “小心!” 记者们连忙散开,而人群中摔倒的安暖清却躲避不及,被沉重的广告牌狠狠砸中。 “啊!” 保安姗姗来迟,连忙将记者们驱赶开,扶起安暖清,迅速退到休息室里。 安暖清被砸的鲜血横流。 她还没从那冲击中回过神,坐在休息室里浑身发抖,脸上的血也不知道擦。 门口又想起急促的脚步声,是导演来了。 “安暖清!”导演上前来便是狠狠一耳光摔过去,“看看你干的好事!我的电影全让你毁了!” 安暖清连忙道:“导演对不起,我可以弥补……” 导演一把将她推开,安暖清又摔在地上,磨破了膝盖。 “出了这种事,你多少钱都不够赔!你就等着被我起诉吧!” 导演摔门而去,顺便带走了所有的保安。 没了保安阻拦,那些记者很快就会重新将安暖清围住,刨根问底的追问不休。 安暖清怕极了,她抖着手指,给自己唯一的依靠,结婚一年的丈夫打电话。 “靳年,我……” “暖清,生日快乐。”厉靳年低哑的嗓音里带着愉悦至极的笑容,“生日惊喜,你收到了吗?” “什么?”安暖清思绪凌乱,完全没反应过来。 厉靳年笑着道:“发布会上的小插曲,喜欢么?” 安暖清猛然僵住,不敢置信。 电话那边,她的丈夫声音渐寒,字字如刀:“安暖清,这,只是开始。”白烂贱客

历靳年工作繁忙,并没有去接瑾瑜放学。而恰好,这天安暖清也被事情耽搁了,没有及时去接瑾瑜。 当安暖清急急忙忙赶到学校时,却没看到瑾瑜,安暖清翻出老师电话,赶紧联系一下,生怕瑾瑜出现什么意外。 “老师,我是瑾瑜妈妈,瑾瑜在学校吗?”安暖清着急的询问着。 “是瑾瑜妈妈啊,瑾瑜一放学就到学校门口等你了啊,我离校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本来想捎他一程,可是他说怕你担心,可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呢。” 老师还在自顾自的夸着瑾瑜,而此时的安暖清,神色凝重,她担心,瑾瑜可能出事了,安暖清开始慌张了。 “嗯,谢谢老师。” 老师还在电话里说些什么,安暖清一下子打断,就告了别。 安暖清紧张至极,她好害怕,瑾瑜万一出事怎么办。安暖清又在一次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历靳年。 “历靳年,瑾瑜不见了,怎么办?”安暖清呜呜的哭声,通过手机话筒传到了历靳年的耳朵里,历靳年心疼极了。 “暖清,没担心,我现在派人去找。”历靳年安抚道,“你现在在哪儿?我现在过去接你。” “我在瑾瑜学校门口,我去接他,却找不到他了,”安暖清又是一阵担心。 “你在那里等着我,我这就来。”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历靳年便来到了安暖清面前。 看着眼前眼睛红彤彤的安暖清,历靳年的心像是被揪起来一样,走上前,一把揽过安暖清,抱在怀里,安抚着。 “滴滴滴滴。”安暖清的手机响了起来。安暖清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于是安暖清挂断了电话。 可是,不一会儿,历靳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依旧是刚刚那个陌生号码。历靳年与安暖清相视而无言,历靳年接起了电话。 “喂。”历靳年声音冷淡,试探着。 “喂,是历大总裁吗?” 历靳年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他并没有应那人的话。 “历大总裁怎么不说话啊?你的小情人安暖清呢?刚刚打电话还把我的电话挂掉了呢?”电话里的人,吊儿郎当的说着话。 “你到底是谁?”历靳年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点猜测,但是他还是想求证一下。 “我是谁呀,你的儿子还在我手里呢!哈哈哈哈。” “历大总裁,明天带着你的小娇妻来见个面怎么样。”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历靳年愤恨的问道。 “别这么凶啊,明天你们来了不就知道了。南边的那个郊外的废弃楼房,明天下午两点钟,我等着你们,你们要是不来,或者是只有你一个人来,你们就再也见不到你们可爱的儿子了。” 那个人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接完电话的历靳年,面色凝重,安暖清预感到了事情不简单,瑾瑜肯定出了意外。 着急的问道:“历靳年,瑾瑜,瑾瑜他怎么了?”说着说着,眼泪便又掉了下来。 “暖清,瑾瑜被人绑架了,约我们明天去南边郊区的废弃楼房见面,还让我一定要带上你,不然对瑾瑜不利。” “历靳年,你赶快去救救瑾瑜。” 看着安暖清一滴接着一滴掉下来的眼泪,历靳年那是万分心疼。抹掉安暖清脸上的眼泪,“暖清,你放心,我一定把我们的儿子找回来的。” 历靳年一遍遍的抚摸着安暖清的背,试图将安暖清的情绪安抚下来。 历靳年怀里的安暖清,嚎啕痛哭,失声哭泣。

她翻滚了好几圈,手里的药盒散落一地,无比狼狈。 脚踝剧痛,连带着身体的其他伤口也跟着疼了起来,眼前发黑,安暖清好半天爬不起来。 耳朵里全是嗡嗡的鸣响声,一时间,她甚至丧失了身体知觉。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被人群围在了最中间,尖锐的喊叫声传入耳朵。 “她就是安暖清!那个潜规则了我们男神的贱人!” “她还敢出来!扒光她!” “对,扒了她,不知廉耻的贱货!” 如雷的拳头,又一次落了一下来,还有手指在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安暖清想叫一声不要,却根本半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她只是虚弱的躺在地上,本能的抱住头。 “住手!”一道愤怒的男声终于响起,身边的人被推开了,有人将她抱进了怀里。 安暖清想看一眼是谁,但她眼睛被打肿了,她看不清。 头也好晕,身体好疼……眼前彻底漆黑,她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隐约间她做了一个冗长而可怕的梦。 梦里她被厉靳年压在床上,狠狠贯穿,手指掐着她的脖子,粗暴残忍的骂她:“贱人,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去死啊,贱人!” “我不是贱人……”安暖清哭着摇头解释。 可画面一转,她跟厉靳年又出现在一个广场银幕上,下面有无数人在看着她跟厉靳年上床。 大家呼喊一声,指着安暖清,骂出各种难听至极的语言。 安暖清哭得满脸眼泪,感觉绝望极了。 “暖清!”耳旁有人在焦急喊她,“暖清,你醒醒!” 安暖清睫毛颤动,好不容易,终于挣脱了那可怕的噩梦。 明亮的阳光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闭了闭眼睑,好一阵后,她才慢慢适应光芒,朝着身边的人影看去。 “暖清,你感觉怎么样?伤口是不是很疼?” 救她的人,原来是陆子杰,她的一个助理跟班。 “是你……”安暖清开口说话,嗓音沙哑得厉害,喉咙也是一片干苦,像是许久没喝过水了。 “抱歉,我没能找一点过来帮你。”陆子杰扶起她,送过来一个插着吸管的杯子,让安暖清喝水,边说,“你已经昏睡了整整三天了……” 难怪,她那个噩梦也做了好长的时间。 安暖清喝了些水,感觉喉咙好受多了,虚弱开口:“你为什么帮我?” 陆子杰虽然是她助理跟班,但平时跟她说话并不多,两人只是一起吃过两次饭,而且还不是单独吃的,身边还有经纪人和其他助理。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同事。 现在安暖清出了事,他却是唯一一个出手相救的。 安暖清心口不由一暖,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在乎她的死活。 “我是你助理嘛,自然应该帮你。”陆子杰道,又给她端过来温好的稀粥,喂安暖清喝。 “可我已经被公司开除了。”安暖清道,“那些新闻,你没看见吗?我现在就是过街老鼠。” “我看到了。”陆子杰垂着脑袋,避开跟安暖清目光相接,“但是我想要保护你,仅此而已。” 安暖清心脏一动,可话到嘴边,还是因为自私而又吞咽了回去。 她怕陆子杰真的表白后,她不能回应,而陆子杰会因此而扔下她,让她重新堕入那种无人关心的绝境里。 她会死的。 再经历一次的话,她一定会死的。 所以安暖清什么都没问,她接受了陆子杰的所有照顾。 浑身的伤口,养了一个月,才终于见好,脸上消肿,她终于不在面容狰狞了。 可另一个不算好的消息,却又在这个时候,突然袭来。 安暖清,怀孕了。 在经历了厉靳年的狠毒残忍后,她怀孕了。

安暖清没有理会脚边的顾乔乔,拍了拍衣袖便转身离开了。 内心险些崩溃的顾乔乔摔坐在地,看着安暖清离开的背影又恨又怕。 安暖清并没有和顾乔乔开玩笑,第二天,有关顾乔乔的负面新闻就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公司领导也多次打来电话质问。 顾乔乔慌乱的抓着身旁助理的衣袖,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双眼蓄满了泪水。 平时顾乔乔的任性让助理吃了不少苦头,原本就想坐视不管,但看着顾乔乔满脸的泪水却有些不忍,决定帮她一次。 顾乔乔的助理是一个电脑黑客。 在决定帮顾乔乔一把后,助理回到家便打开电脑,对安暖清的信息进行搜查整理。 整整三天时间,助理终于在一个国外的网站中搜查到一点有关安暖清的消息。 正是相关媒体公布安暖清“死”后一个星期,这个外国小镇的一名男子救了一位昏睡不醒的女子,女子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迹。 男子慌乱之下拨打了急救电话,耗费巨资抢救后,女子才摆脱了生命危险。同时医生告诉男子,女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要他好生照料。 这名女子的名字就叫暖暖。 助理忙把这件事告诉给顾乔乔,顾乔乔眼睛一亮,摇着助理的衣袖请求道:“那你快看看,她的孩子还活着么?” 看着顾乔乔紧攥着自己衣袖的手,助理的脸红了红。 顾乔乔不耐烦的看着助理,催促道:“你倒是快些啊。” 这几天顾乔乔在助理家中都很乖巧,时不时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迷茫,助理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可刚刚顾乔乔的表现,又将自己在助理心中的形象抹黑了一个度。 助理皱了皱眉头,隐约猜测到顾乔乔查找这个孩子的下落的理由是什么,有些不忍让这无辜的孩子受到牵连。 “顾乔乔,你想怎样报复安暖清。”助理严肃的看着顾乔乔道:“那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顾乔乔急了,跺了跺脚喊道:“凭什么,那个孩子是可是她和靳年的孩子!靳年怎么能和她有孩子!”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助理看着她有些发愣。 “好吧。”助理看着顾乔乔的眼睛,心里有些波动,叹了口气道:“我可以帮你找到他,但希望你不要伤害他。” 顾乔乔笑了,想都没想就慌忙的点着头。 助理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接着查找讯息。 厉靳年家。 安暖清坐在大床上,发着呆,突然身边的手机想了起来,安暖清拿起来看了眼便接通了。 “暖清。”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急促:“你的讯息好像被人查到了。” “怎么回事。”安暖清冷静的问到。 “有人查找小金鱼的信息,家门外的摄像头被调取了!”声音更加急促,略微喘着粗气:“暖清,你在那边怎么样了,那个女的是不是又找你麻烦了,我怀疑这次是她在查找有关你的信息,小金鱼可能会有危险。” 电话里叫着的“小金鱼”正是安暖清舍命保下的孩子,名叫瑾瑜。 而电话那端正是之前将安暖清救回的男子,林氏集团的公子——林子轩。 “你先不要着急。”安暖清叹了口气道:“冷静些,你看看你能不能攻破对方的防线。” 林子轩沉默了半晌回道:“有些困难,对方的技术很厉害。” “嗯,没事。”安暖清异常冷静,浅浅的笑了笑,问道:“你会帮我照顾好他的对吧?” 电话另一端的林子轩愣了愣,脑海中仿佛闪过了安暖清浅浅的笑脸,脸部有些发烫,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我会尽力的。” 挂断了电话,安暖清的面容变得严肃,虽然林子轩答应了她会好好保护瑾瑜,但林子轩天性单纯,容易受骗,她还是有些担心,顾乔乔的手段,连她都有些应接不暇哦,更别说林子轩。 安暖清揉了揉额头,在思考要不要请厉靳年帮忙,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但转念一想,厉靳年之前的见死不救,安暖清的心又凉了下来。 他不是一直不相信那是他的孩子么,请他帮忙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反而被他利用。 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安暖清也只能安静的祈祷瑾瑜不会受到伤害,心中还对顾乔乔有所期望,觉得她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 可一切都只是她所期待的罢了。 厉靳年回到家,看到安暖清靠在床边睡着了,面容上有些憔悴,眉头紧紧的皱着,似是在担心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