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中弘成京城最惨房企,资金链崩溃或成房地产行业调整的常态?

时间:2018-08-25 03: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据AI财经社报道,中弘股份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仙股”。8月21日,中弘股份收盘报价为0.81元/股,从18年前,最高的37.66元/股,跌到如今不足1元。中弘股份8月17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紧张,公司在建地产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且已有大量的债务本息逾期和诉讼(仲裁)事项未能解决,公司主营房地产业务面临困境。

说到中弘资金链紧张,其实已经历史久远了,安家融媒记得2012年时就有不少媒体报道过,中国经济网报道,中弘股份在公布2012年一季报的同时,又连发三份投资收购公告。而在此前的一个月内,公司已经在北京平谷区和云南西双版纳签下了2个巨额投资项目,总投资金额合计高达250亿元。对此,有业内人士担心,中弘地产短期内四处投资,且投资金额巨大,很可能导致公司资金链的断裂。

一语成谶,中弘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资金链漩涡,在大肆盲目扩张行为中沉沦。

据了解,王永红的发家史颇为传奇。在中弘鼎盛时期,王永红开发的北京朝阳常营的商住房项目,因CBD东扩地价翻了10倍。凭借“北京像素”小区的售卖,王永红一口气赚了50多亿元。期间还运作着当时除王府井外最长的商业街以及其他房产项目。

长江商报报道,10年激进并购扩张,让江西宜春商人、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如今深陷债务漩涡。今年以来,中弘股份负面消息缠身,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海南如意岛项目被暂停施工、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此前,公司将26.38亿元募投资金挪作流动资金,至今未能归还。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一位知情人士向安家融媒透露,中弘股份子公司在海南三亚的项目涉嫌违法售卖,多迹象显示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鹿回头公司)违规销售法院已查封房屋。“冒险”销售的另一边,中弘股份也不断爆出偿还债务及利息违约的消息,内部也迎来一大波“离职潮”。据了解,中弘股份近两年加码旅游地产,其扩张力度也很大,通过并购完成了对多家公司的控股权,但背后却是问题重重。据一位从该公司离职的知情人士透露,其内部正经历风雨飘摇的“离职潮”,人事关系动荡,包括总裁崔崴在内的高管和员工相继离职,“只能说是问题很多”。

当时,还有中弘工作人员与安家融媒联系质问,知情人士到底是谁。不成想,没过几个月,所有的透露成了真相。8月23日,中国之声报道,海南三亚的明星楼盘--半山半岛及半岛蓝湾两个项目中,有2700多套房屋突然遭法院查封,甚至部分房产已被查封,却仍被开发商出售一事。三亚市半山半岛项目及半岛蓝湾的开发企业,均隶属于中弘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市方面对中国之声回应:已对开发商销售行为刑事立案,同时将在法律框架下寻求解决方案。

在各种收购及腾挪转移中,中弘集团的资金隐忧早已显现。

2017年界面新闻报道称,被称为“北京最难卖自住房”的中弘·由山由谷项目,正面临新的危机。自商办类项目限售停贷政策出台后,中弘股份位于北京平谷的由山由谷与御马坊两大项目遭遇了大面积退房。从本质上来看,作为一种变现融资行为的售后包租背后,往往折射的是开发商本身的资金链问题。

所以,当中弘股票跌到如今不足1元时被媒体评论为京城最惨地产商。根据中弘方面8月20号的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截止今年8月9号,中弘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达500多亿,全部为借款。

遭遇调控,本就资金链紧张,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安家融媒无数次提醒过,在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指导下,这两年的市场大相径庭,很多炒房者已经赚了盆满钵满,很多人也纷纷抛售退场,避免被套牢,加上房子回归居住属性后,一切围绕房子是用来住的发展租赁住房等政策让炒房者更加没有了空间。尽管如此,依然有人沉浸在炒房的快感中,也有不少开发商仍然拿地热情不减。

但是很多开发商没有看明白,觉得今年上半年业绩不错,于是盲目上调业绩目标,对于一些大企业可能丰收在望还可以理解,但是一些不明就里的中小房企也跟风可能就有点自不量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房子卖出去,不要囤房子。中小房企倒闭潮才刚开始,已有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中小房企正在被大的地产公司并购,甚至是退出房地产业。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房企成功发行的债券项目金额共计2716亿元,这一数字不及2017年房企融资总额10864亿元的三分之一。这些搁浅的债券揭示了对房企金融管控的强化,房企国内融资难度增大。

由于过去市场宽松,很多开发商大肆发债,而2018年下半年将成为国内各大品牌房企的集中偿债期,自有资金相当紧缺,大家都开始加速去化。如果一些房企的周转出了问题,那么资金压力就更不用说了。

实际上,现在的一些房企更理性了,多处曝出土地流拍现象,由此可见,过去高价争地王的开发商压力将会更大。监管层直指违规资金流入楼市,房企长期依赖的发债、定增和信托等传统融资模式受限。这对开发来说是莫大的考验。